甲骨文中国大裁员|老员工不满N+6补偿,CEO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培养出比美国还多的工程师

iot101君
编辑整理

 
2019-05-09 23:04:41 来源: 《财经》、澎湃新闻、cnbeta等

左有房贷,右有车贷,上有老人,下有小孩——人到中年的压力,绝非是几句话能够说清楚的,这个时候要再是遭遇裁员,突然失去了经济来源,那无疑是巨大的打击。近日,美国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突然在中国大举裁员,引发公众广泛关注。

左有房贷,右有车贷,上有老人,下有小孩——人到中年的压力,绝非是几句话能够说清楚的,这个时候要再是遭遇裁员,突然失去了经济来源,那无疑是巨大的打击。近日,美国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突然在中国大举裁员,引发公众广泛关注。

裁员补偿方案惹争议

甲骨文是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其核心产品为关系型数据库软件,过往为大型企业提供软硬件一体的数据库服务,市占率多年来全球排名第一,有数据库界的苹果之称。

5月7日,甲骨文召开了面向全中国区的电话会议,其亚太区人力资源主管声称,甲骨文正在进行全球性的业务结构调整,导致一部分人要离开岗位。首当其冲的北京研发中心——据《财经》记者确认,甲骨文公司将裁撤中国区研发中心(CDC),目前甲骨文在中国设研发中心的城市包括北京、上海、苏州、深圳、大连等。整个CDC约1600人,首批确认裁员约900余人,其中超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

微信图片_20190509230224.jpg

甲骨文同事在安慰被裁员员工,被裁员员工坐在地上

据了解,此次甲骨文对离职员工的补偿方案,根据签解约合同的时间,分为三个等级。解约合同签得越早,补偿越多。

一位被裁员工透露,“5月22号之前签解约合同,是N(工作年限)+6(个月薪酬)的赔偿,一个月后,即6月7号签是N+1,再往后就只有N了。”

此赔偿方案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较为年轻的员工对这样的赔偿条件还算满意,并表示,“比国内其他企业好很多。”

不少网友直呼还是国外厂商厚道,N+6赔偿秒杀国内一众的企业,要知道,国内很多企业N+1的标准赔偿都很难,甚至还有很多拖欠员工工资倒闭甚至老板跑路的企业。

但一些级别高、年龄大的员工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满意。他们表示,N+6的赔偿条件看似很高,但对资深员工来说,并不公平。

一位资深员工说,“现在公司把(月)工资上限只打到2.5万元,很多级别高的员工,工资远远超过这个数。”更有年龄大的员工担忧,短时间内可能找不到工作。

甲骨文中国一位女性被裁员工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甲骨文不需要像其他互联网公司那样常年加班,有时间照顾家里和孩子。”这让她可以忍受甲骨文的工资比同级别的公司低。不过,她并不认同外界说甲骨文是养老院和北京研发地区技术水平低的说法,“一有大的项目,也是要经常加班的。而且北京研发地区的产品在市场上盈利也不错。”

微信上流传的一则短视频显示,部分甲骨文员工拉横幅抗议甲骨文“只要中国市场,不要中国员工”,呼吁“把工作机会留在中国”。

微信图片_20190509230227.jpg

裁员源于全球性业务调整?

虽然部分被裁员工对于甲骨文的这次大裁员感到很突然,但外界普遍认为,在中国区的裁员,是甲骨文全球裁员计划的一部分。

今年3月,甲骨文在美国也掀起过一波裁员风暴。当时,西雅图40名甲骨文云基础架构(OCI)的员工被裁员;随后的3月26日,美国加州监管文件披露,甲骨文将在该州永久裁员352人。

业内比较流行的观点认为,甲骨文此番大力度裁员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公司希望调整方向,将更大的精力投入云服务业务。

甲骨文发言人Deborah Hellinger不久前发布的声明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他表示:“由于我们云业务的发展,我们将不断平衡我们的资源,重组我们的开发团队,以确保我们有合适的人员,为全球客户提供最好的云产品。”

曾经的甲骨文有着无比辉煌的履历,它曾和IBM、EMC(2015年10月被戴尔以6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一起定义了IOE(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时代。

但是,在新兴的云计算市场,甲骨文却排不上名号。根据Gartner在去年8月发布的世界云计算市场份额占比的报告,亚马逊AWS、微软Azure以及阿里云分列全球云计算业务前三甲,而甲骨文的云业务直接被归入“其他”。

微信图片_20190509230307.jpg

今年3月,甲骨文发布了最新一季财报,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6.6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65.87亿美元相比增长1%,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69%,高于去年同期的68%。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营收为12.5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2.99亿美元相比下降4%,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13%,低于去年同期的14%。由财报可以看出,甲骨文的云计算业务增长几乎停滞。

商业内幕报道评论称,甲骨文在它擅长的领域内依旧是行业巨头,特别是数据库和企业软件应用,但这些业务已经成熟,增长空间很小。现在,企业软件领域的大部分增长都来自云计算,企业倾向于从IT公司租用软件、存储空间和服务器,而不是买下来之后自己维护。一些机构预计,虽然现在只有三分之一的企业需要云服务,但2020年这个数字会增长到80%。

值得一提的是,甲骨文在云计算赛道落后的原因,其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的霸道和傲慢负有一定责任。

“云计算?简直是胡扯。现在的IT行业比时装界还要追逐潮流与时尚。”2008年,拉里·埃里森毫不遮掩对云计算的不屑一顾。等到他回心转意,决定发展云计算的时候,各大厂商已经跑马圈地多年。起跑落后的劣势一直延续到现在。

插播一条活动广告~

微信图片_20190509230310.jpg

中国工程师威胁论

目前甲骨文在中国仍在盈利,因此,此次突然几乎全部裁掉中国的所有研发中心的员工确实令人非常的意外。随着事情的持续发酵,有网友翻出了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去年10月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的言论。

v.qq.com/x/page/v0868e9oa3v.html

视频来源:观察者网

在访谈视频中,埃里森这位老同志举起了意识形态的大旗,对玛丽亚・巴蒂罗姆大谈中国“盗窃知识产权”以及中国工程师威胁论的观点。

微信图片_20190509230319.jpg

视频中,玛丽亚・巴蒂罗姆非常肯定地带节奏说:“中国没法否认他们在过去40年里一直在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

而埃里森也非常肯定的接了一句:“盗用我们的知识产权为他们(中国)带来了巨大的优势”,虽然补充了一句话说,“我的意思是他们可以在我们知识产权的基础上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但是他并没有否认玛丽亚・巴蒂罗姆的观点,而是继续强调中国“盗用”美国的知识产权。

微信图片_20190509230322.jpg

埃里森继续表示:“我认为我们的一大竞争对手就是中国。如果就这么让中国的经济超越我们,让中国培养出比我们更多的工程师,让中国科技公司击败我们的科技公司,那就离我们军事科技也落后的那天不远了,我们科技方面的经济也会落后。”

微信图片_20190509230325.jpg

微信图片_20190509230327.jpg

为了理解这背后的深意,需要了解的是,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由此成为跨国公司在建设中国研发中心的高峰期。那些位列世界500强的巨头往往多城市布点,人员规模一扩再扩。

尽管跨国公司们是奔着中国的市场、人才与政策红利而来,但受益是双方的。IBM、惠普、微软、也包括甲骨文某种程度上都曾是中国科技人才的“黄埔军校”。例如“阿里云”之父王坚、原金山软件CEO张宏江、百度副总裁张亚勤、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均来自微软亚洲研究院。

再结合近期中mei关系恶化的背景,因此,有网友猜测,此次甲骨文将中国研发中心全部裁撤的背后或有特殊动机。

微信图片_20190509224952.gif

物联网智库“2019-2020中国物联网产业全景图谱”

微信图片_20190509224955.jpg

微信图片_20190509224957.jpg

喜欢这篇文章?分享给更多人看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