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物联网公司Sigfox破产保护申请曝光,曾享誉全球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2-01-30

近日,海外媒体曝光法国知名物联网公司Sigfox向法国司法机构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法国图卢兹商事法庭接管了Sigfox及其子公司Sigfox France SAS(即Sigfox在法国的运营商),并开始寻找新的买家。

对于物联网尤其是低功耗广域网络(LPWAN)从业者来说,Sigfox并不陌生,这家企业曾经是全球最引人注目的物联网创业公司之一,在多个方面的率先创新给全球物联网产业注入新的动力,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某些物联网领域的发展方向。

如今,Sigfox陷入财务困境,不得不走向破产保护程序,其发展历程值得物联网业界思考。

曾经享誉全球的明星企业今昔对比

Sigfox创办于2009年,诞生于法国图卢兹郊区被称为“物联网小镇”的Labège,成立之初就专注于物联网通信,定位提供低速率、低功耗、低价格且基于Sub 1Ghz的无线网络通信服务。而其进入全球物联网业界视野是从2015年开始的,因为在这一年2月,Sigfox宣布从7家重量级投资机构获得投资1亿欧元,这笔投资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大的一笔VC投资。物联网创业公司获得如此大规模的融资并不多见,因此该消息一经曝光,即刻成为行业热点,吸引力大量的目光。

此后,这家明星企业继续获得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和产业领军企业的青睐,融资金额屡创新高,总融资额度近3亿欧元。

22

可以看出,除了很多海外财务投资外,多家运营商、芯片厂商、公共事业厂商以及软硬件巨头们都对其进行过投资,Sigfox的股东阵容无比豪华。而Sigfox作为法国明星企业,其创始人兼CEO于2016年获得了法国荣誉勋章,并作为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座上宾,参加各类高层工商业交流活动。

2017年,Sigfox迎来了最高光时刻,这一年Sigfox宣布其估值达到了10亿美元,跻身全球独角兽行列,而且启动了IPO计划,准备在2018年上市。不过,这一年也是Sigfox的转折点,在高达10亿美元的估值下,Sigfox融资变得非常困难,仅获得马来西亚主权基金的投资,而投资金额并未公布,且最终是否落实也不得而知。

Sigfox的模式需要大规模投资,而收入在短期内很难见起色。从2018年起,Sigfox不但没有实现IPO,也未披露过融资信息,更为严重的是,其危机集中爆发出来,有媒体不断爆出Sigfox出售部分国家的网络、核心高管离职、裁员等消息,包括联合CTO、CFO、网络副总裁、运营副总裁、销售副总裁等大量高管大规模离职。

而在2021年初,Sigfox的创始人兼CEO离开自己创办的公司,也预示着这家明星企业加速衰落。

Sigfox向法国图卢兹法庭提交的材料显示,由于新冠肺炎和芯片缺货的影响,上一个财年该公司收入为2400万欧元,净亏损近9100万欧元,而债务更是高达1.18亿欧元。

过去几年,该公司累计实现连接数仅2000万,客户数为5000个。这样的经营业绩,预期多年前规划2023年达到10亿级的连接野心想去甚远。

曾经多个领域率先创新,但依然输给现实

Sigfox在问世之初,物联网通信技术还是更多沿用之前人与人通信的网络,并未针对物联网特点设置专门的网络,尤其是广域通信网络,主要采用电信运营商的2G/3G公众网络,这些网络是针对手机通信而生,并不适合物联网的低功耗、海量连接、低资源消耗等特点。在这样的背景下,Sigfox的理念和创新反映了物联网发展的趋势,因此得到业界的认可。

在Sigfox成立之初,该公司创始人就认为,当前在能源短缺和频谱昂贵的背景下,用传统的蜂窝网络承载大量的物联网设备毫无意义,更好的办法是将这些设备连接到一个专用的、可以支持数十亿设备,网络以不同的时间间隔发送相对较少的数据。Sigfox致力于在各国和地区部署全域覆盖的一张运营商级广域网络,而这张网络与传统的蜂窝网络不同,它专为低数据量的物联网应用提供远距离的连接解决方案。

因为传统的蜂窝系统主要是用在语音和高速数据速率应用上的,无线空口比较复杂并且增加了成本和电源功耗,并不适合于低数据速率连接,而Sigfox网络则提供了合适的连接方案。现实中大量物联网设备仅需低频传输少量数据,但对终端功耗要求极高,Sigfox使用了超窄带调制技术,其数据传输带宽仅为100bps,而少量站点即可支持数百万设备连接,一个基站的覆盖范围达到传统蜂窝网络的10倍,连接的终端耗电量极低,可以支持10年左右。

很多机构或许很早有这一想法,而Sigfox是较早将这一想法付诸实施的企业。此后,蜂窝网络领域的玩家们对物联网也开始重视起来,MTC、eMTC、NB-IoT等标准都是针对物联网的特点而对蜂窝网络的改进,直至目前5G标准中的RedCap、无源物联网等研究方向,都是对这一理念的延伸。

Sigfox的率先实践,像一条“鲇鱼”一样搅动了物联网市场,其融资的主要目标是用于部署覆盖全球、专用于物联网的网络,一家创业企业致力于成为全球网络运营商的野心,从一定程度上给传统电信运营商带来压力,无怪乎Telefonica、NTT Docomo、SK电信等主流运营商如此热衷于Sigfox的融资。

除此之外,Sigfox还在多个应用领域进行创新。例如早在2017年9月,Sigfox就推出了一款名为Admiral Ivory的廉价模组,价格仅约为0.2美元,这款模组可用于大量一次性使用的产品中,尤其是一些“用完可丢弃”的产品。Sigfox展示了在牛皮纸信封中嵌入该模组,当信封被打开时,就会触发模组向后台发送一条文字消息,再实时发送给管理人手机,及时跟踪信封的位置和情况。这样的模组有超薄的电池、超薄的触点,成本低至了近乎可忽略的程度,可以用于大量物流、零售等终端上。

虽然此后Sigfox这一0.2美元的廉价模组再无更新消息,但这一举措代表着低功耗广域网络应用的一个重要方向。2017年11月,Semtech宣布投资了柔性印刷电池公司ImprintEnergy,推动超薄低成本的LoRa模组应用;国内企业纵行科技在2018年10月推出了一款ZETag广域传感标贴,使用成熟的印刷电池,总体模块成本量产后可以做到1美元以下,其目标是将物联网应用从耐用品扩展至易耗品,目前已为多家快件公司提供高附加值包裹跟踪服务;沃达丰和拜尔公司也在去年推出了一款低成本超薄的NB-IoT跟踪标签,用于拜尔药品的追踪。

不可否认,Sigfox在多个方面最早开启的创新模式给物联网领域注入新的动力,尤其是打破只有电信运营商提供长距离连接的局面,且推出专注于物联网的运营商级网络服务。不过,Sigfox的这一创新是一把双刃剑,也为其后续财务困境埋下了隐患。

在Sigfox光环加身时,借助大量融资,以一家创业公司之力,将其网络部署到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其商业模式是建设并运营网络,一般分为自建和合作伙伴建设两种,前者由Sigfox自身在当代成立专门公司,进行网络部署和运营,如法国、西班牙、美国等地是Sigfox自建自营;后者由本地合作伙伴进行网络部署和运营,Sigfox给予专利授权、技术支持、产业合作伙伴及市场支持,对网络运营收入进行分成,这是其最主要的模式,大量国家和地区的Sigfox网络都采用此类方式。其中,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地区分别由Unabiz和Thinxtra两家公司来建设运营,Thinxtra还获得了香港通信监管机构颁发的频谱使用牌照。

然而,网络建设运营是一个重资产的业务,投资巨大,需要快速将连接数做大,才能摊薄前期的投资。近年来,低功耗广域网络市场发展远低于预期,加上NB-IoT、LoRa等其他技术的发展成熟,占据了大部分的份额,Sigfox全球仅实现2000万连接,能够带来的收入非常微薄。

Sigfox为缓解财务困境也曾做过一些努力,包括出售多个国家网络资产、与谷歌云合作降低平台成本,然而多年来坚持相对封闭的商业模式,使这些努力成为杯水车薪。而Sigfox对其他国家和地区授权运营商收取的高额费用,也引起这些运营商的不满。

笔者曾在《物联网明星企业被曝创始人离职,在NB-IoT和LoRa的夹缝中如何生存?》一文中从四个方面分析了Sigfox的启示,包括市场格局、技术演进、产业生态和市场定位。可以说,Sigfox从风光无限到落寞的过程,绝不是它在破产保护申请中所说的“新冠肺炎和芯片缺货”的原因,而是自身长期以来以上四个方面因素累计的结果。

曾经在中国市场的尝试也不了了之

作为曾经全球物联网明星企业,Sigfox必然不会忽视对中国广阔的市场开发,只是经过屡次尝试,最终都没能落地。

Sigfox首次尝试进入中国市场是在2018年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期间,中法双方签订了多个双边合作项目,其中Sigfox联合中国联通、法国KRG智慧养老公司与成都高新区签约,四方共同开发和建设运营“中法合作·成都国际智慧养老服务示范社区”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总投资约3亿欧元,由Sigfox和KRG智慧养老公司提供物联网技术标准和智慧养老技术解决方案,中国联通提供技术运营支持,开发智能居家新一代远程养老监护系统,提供基于Sigfox技术的远程协助解决方案,能够观测到可能将人员置于危险境地的跌到、不适和反常行为,实现24小时全天保护。然而,这一项目后续似乎并无进展,Sigfox借助中法首脑会晤契机进入中国的首次尝试没有成功。

到2019年5月,Sigfox又一次迎来进入中国市场的契机。时任吉林省省长景俊海率领吉林省代表团访问法国,会见了Sigfox创始人,并出席吉林省商务厅、长春市政府、神州数码控股公司、Sigfox公司四方合作项目签约仪式,推动物联网合作项目落户吉林。吉林省对智慧城市和物联网的重视,给Sigfox开拓中国市场带来新的机遇。然而,Sigfox依然没能在国内落地。

此外,Sigfox还通过一些市场化手段,在国内开展零星的市场活动,如推介会、培训等。笔者曾在《向NB-IoT和LoRa发起冲击?物联网创业明星Sigfox借力进入中国》一文中指出,Sigfox若固守原有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大陆将遭遇三重挑战:无线电频谱监管、国内合作机构和运营商模式收入低。如今来看,Sigfox在这三个方面均没有实现实质性突破。而在同期,LoRa以其成功的产业生态策略,在中国快速生根发芽,截至目前累计节点已超过1亿,在中国市场形成庞大的物联网生态。

不过,虽然Sigfox只有2000多万连接,但其中很多节点是行业生产经营的重要设备,如Sigfox在欧洲市场最多的节点为报警设备,其次为能源表计、物流追踪等设备,这些设备需要保证持续在线。因此,虽然Sigfox已经进入破产保护程序,但其服务不能中断,所拥有的这些节点承担重要角色,因而也有很大价值,可以预计有不少机构对此很有兴趣。

实际上,全球物联网领域有大量企业走过如Sigfox一样的历程,从起初的野心勃勃、资本追捧到最终黯然落幕。所有企业进入物联网领域,无一例外都被百亿甚至千亿大连接的广阔前景吸引,然而物联网作为对千行百业赋能的技术体系,其本身发展需要遵守各行各业的发展规律,需要破解大量壁垒,需要做好“长跑”的准备。

Sigfox申请破产保护,但并不意味着Sigfox价值消失,Sigfox的创新实践给物联网从业者很多启发,也让从业者们以史为鉴,敬畏市场、敬畏规律。


热门文章
亲爱的物联网智库读者们:在你打开这篇文章之前,你应该已经直观的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变化,那就是物联网智库微信公众平台的头像和文章版式发生了变化。新年焕新颜,物联网智库也换了套“新衣服”!别担心,物联网智库
2022-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