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国、德国纷纷加强5G专网建设,原来是一个“被逼无奈”的选择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2-03-19

在海外5G专网建设日益增加的情况下,国内业界对于开放5G专网频率政策的呼声越来越高。更有部分观点认为,抛开运营商,企业自建5G专网才是5G赋能行业的最佳选择。在笔者看来,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两种路径并无优劣之分。

美国、法国、德国纷纷加强5G专网建设,原来是一个“被逼无奈”的选择......

近日,法国两位政府官员和通信监管机构Arcep总裁宣布,法国垂直行业企业可以申请3.8 GHz-4.0 GHz专用频段,自建专网用以各类用例的试验。这一政策无疑是法国在欧洲提升其5G竞争力的重要手段,也给全球企业自建5G专网建设提供更多实践。

5G时代企业自建专网已不再像4G时代是一个不起眼的配角,而是已经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可能成长为5G网络的另一个主角。当然,自建专网还是采用运营商专网服务的路径选择,都是在其已有背景下的决策,对其优劣判断需要深入进行分析。

企业自建5G专网已形成强大力量

经过数年实践,海外多个国家已经将企业自建5G专网视作其5G发展的核心路径之一。刚刚结束不久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2022)期间,5G专网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主题,作为全球移动通信的风向标,未来几年中5G专网必将实现快速部署。企业自建5G专网快速的发展,表现在以下方面:

1、市场预期不断提升

基于此前企业自建5G专网的发展,全球多家知名市场研究机构对5G专网的预期比较乐观,纷纷发布各类研究报告预测其快速发展。

近日,市场研究机构Berg Insight发布报告称,截至2021年全球私有LTE/5G网络超过1000张,到2026年全球这一数据将达到13500张以上,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57%。当前,私有LTE网络占据主流,截至2021年超过700张,私有5G网络仅200多张,且大多处于试点试验状态;到2026年,私有5G网络占据主流,接近1万张,而私有LTE网络不足4000张。

美国、法国、德国纷纷加强5G专网建设,原来是一个“被逼无奈”的选择......

IDC最新研究预测,到2026年,全球私有LTE/5G基础设施收入将达到83亿美元,与2021年的17亿美元相比有显著增长,在2022-2026预测期内,预计将实现35.7%的年复合年增长率。

ABI Research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036年全球5G专网支出将超过5G公网,这一预测似乎更为激进。

美国、法国、德国纷纷加强5G专网建设,原来是一个“被逼无奈”的选择......

2、各国政策不断出台

法国本次出台3.8 GHz-4.0 GHz专用频段政策,是在法国一家5G相关机构发布报告后出台的,该报告确定了法国工业5G应用落后于欧洲其他国家的七个原因,难以获得相关的频谱频率、合适的设备和服务不足以及法国工业5G生态系统不够成熟,本次许可,促使法国制造业、物流、能源、卫生、智慧城市等行业的企业都能充分使用这100MHz频率,且该频段与法国5G核心频段(3.4 GHz—3.8 GHz)相邻,企业将能够获得成熟和多样化的终端和设备生态系统。

实际上,早在2019年法国就出台政策,允许垂直行业使用2.6 GHz和26 GHz频段自建专网。本次政策中,还包括针对2.6 GHz频段建设一个门户网站,简化行业客户对2.6 GHz频段的申请流程。

除了法国外,海外大量国家都出台了针对企业建设5G专网的频谱政策。最为典型的是德国,德国在2019年11月和2021年1月分别为工业领域分配了 3.7-3.8GHz和24.25-27.5GHz范围的5G专网频段,企业申请获批就可使用,使德国成为全球最活跃的5G专网市场。此外,美国、日本、韩国、英国等国均出台5G专网频谱政策。

3、垂直行业企业参与积极性高

在频谱政策的刺激下,垂直行业的龙头企业积极申请频谱自建5G专网。以德国为例,截至2022年3月15日,德国无线电监管机构BNetzA发布数据显示,已收到并批准了201个3.7GHz-3.8GHz频段的5G专用网络申请,以及10个26GHz频段的申请。在这些申请机构中,奥迪、宝马、西门子、博世、巴斯夫等多家工业巨头成为主力。

日本是另一个活跃的5G专网市场,已有至少96家单位获得日本5G专网频率许可,包括日立、东芝、丰田、NEC、富士通、三菱、佳能、安川电机等制造商,爱媛CATV、秋田有线电视、ZTV、NTT East、NTTWest、NTT Com等有线电视运营商和地方性网络运营商,东京都、国土交通省、兵库县等政府机构,以及东京大学、铁路技术研究所等大学和研究机构等。

4、供应商呈现多元化态势

5G专网的发展,打破了此前以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为主的通信设备供应商格局,相关供应商呈现多元化的态势。

其中,传统的通信设备供应商依然是其中一个主力。最为典型的是诺基亚,该厂商近年来将其战略重点瞄向企业专网市场,推出了Nokia Digital Automation Cloud (DAC) 和ModularPrivate Wireless (MPW) 两种5G专网解决方案。另外,爱立信也有类似的专网解决方案。

近年来,随着Open RAN和小基站的发展,这一领域厂商也进入5G专网市场。由于短期内进入运营商市场的难度很大,因此企业5G专网成为一个突破口,典型的厂商包括Airspan、 JMA无线、Mavenir、NEC等。

公有云厂商也不会放过这一进入电信业务市场的机会,典型的厂商包括AWS和微软。以AWS为例,去年年底推出了其面向企业5G专网的解决方案AWS Private 5G,这是AWS的一项新的托管服务,旨在让企业能够非常便捷地自建5G专用网络,AWS宣称AWSPrivate 5G让企业只需几天时间,即可采购、部署和扩展5G专网,而非几个月,对5G公网提出了挑战。

可以看出,从市场预期、政府政策、需求方积极性以及供应商多元化方面,海外企业自建5G专网备受期待,大有成为5G网络领域“主角”的趋势。在国内,这一领域似乎还没有定论。

企业自建专网并非5G赋能千行百业的常态

众所周知,国内运营商针对5G专网已推出专门的方案,既有最轻量级的5G网络切片,又有最高专用级别的独立专网,只是这些方案均是建立在运营商掌握无线电频率和基础设施的基础上,企业更多是租用相关方案,频率和基础设施并非企业所拥有,具有“公网私用”的特点,这一路径选择与海外允许企业完全独立自建5G网络形成鲜明对比。

在海外5G专网建设日益增加的情况下,国内业界对于开放5G专网频率政策的呼声越来越高。有部分观点认为,抛开运营商,企业自建5G专网才是5G赋能行业的最佳选择。在笔者看来,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两种路径并无优劣之分,相应的路径决策均是建立在已有政策、市场、资源等背景基础上,选择适应自身环境的结果。我们不妨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1、海外5G公网的阻力是选择独立专网的重要因素

从当前进展看,欧洲、美国、日本等海外发达国家将企业建设独立5G专网作为一个核心路径,出台政策支持。在笔者看来,这些国家和地区5G公网建设面临巨大阻力,是其选择推动企业独立5G专网建设的一个重要因素。

5G作为各行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核心基础设施,各国当然高度重视。然而,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在各国进展并非一帆风顺,各种阻力使得运营商5G建设缓慢,各垂直行业在5G基础设施建设时间表不明朗情况下,自建5G网络成为一种出路。

举例来说,5G频率的许可费用已成为运营商一大沉重的负担。以美国为例,AT&T、Verizon、T-Mobile等运营商在过去12个月的时间里,投入到5G中频段频谱上的资金已达到了1170亿美元,AT&T到2021年3月底时的总债务达到2090.8亿美元,Verizon的总债务则达到了1807亿美元,高额的成本和债务让其网络建设支出不足。

在海外运营商5G基础设施建设缓慢的情况下,垂直行业企业不愿意等待,政府释放5G专网频率,一方面满足了一些龙头企业的需求,另一方面也以另一种方式推动本国5G的发展。当运营商投入不足时,发动多个垂直行业的力量对5G进行投资,确保本国5G建设和应用不会落后,在已有背景下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策略。

而反观国内,运营商在5G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建设力度非常大,截至2021年底,我国已建成并开通的5G基站达到142.5万个,占全球70%以上的份额。根据“十四五”规划中,预计到2025年底5G基站数量超过360万个,而且5G网络建设更加强调精准性,会以需求为导向加强对垂直行业应用场景的支持。

虽然企业建设独立5G专网能够保障其拥有网络资产和更高安全性、自主性,但需要付出的是更高的成本,若是海外5G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能够达到国内的速度和力度,能够快速给垂直行业提供5G就绪的环境,相信大量企业对自建独立5G专网的积极性没有那么高。可以说,5G专网政策的推出,既有促进垂直行业5G深入应用的考虑,或许还有5G公共网络建设缓慢的无奈选择考虑。

2、完全独立5G专网并非5G赋能千行百业的有效路径

在笔者看来,企业自建5G专网一定不是5G赋能各行业的常态。从海外各国5G专网频率申请的实践中我们可以看出,申请频率并建设独立5G专网的主体更多是各垂直行业的龙头企业。建设一张企业拥有所有权的5G独立专网需要大量的投资,这种形态是一种“奢侈”的游戏,只能让5G赋能少数头部企业。

根据Berg Insight的数据,到2026年全球企业自建5G专网数量接近1万张,也就意味着,到2026年全球仅有不到1万家企业能够自建5G专网,这不足1万家企业基本上是各行业的头部企业,它们可以享受5G带来的专属服务,但是还有规模群体更大的中小企业群体如何享受5G带来的专属服务?

当然,除了企业自建5G专网,运营商也推出5G专网有多种服务形态,根据服务等级高低有独立专网、混合专网、虚拟专网等多种提供形式,也可以依据企业的需求进行服务的裁剪和增加,不同等级的成本差别也是很大的。这类似于航空出行的不同服务,经济舱、商务舱、头等舱、公务机等,同样是为了出行,但服务体验不一样,出行效率也不一样,当然收费的差别也很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超过近40万家,这些企业中仅有极少数有能力自建5G独立专网,但大部分还是可能有能力实现网络切片等轻量级专网的应用,通过5G虚拟专网也能让中小企业在数字化转型升级中享受专属5G网络服务。

因此,就国内来看,是否释放5G专网频率政策,对各行业应用进展影响力有限,毕竟只有极少数龙头企业有实力也有意愿去自建一张高额投资的5G专用网络,而这种形态的网络并不能去规模推广复制,更不能代表行业整体5G应用的水平。


热门文章
万物互联是全球网络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物联网的部署量也将远超其他任何网络系统。对于攻击者来说,这些物联网设备将是数百亿个新目标和新“肉鸡”,可以造成更大的破坏力...
2022-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