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气席卷全球,学子梦碎硅谷!扎克伯格一夜裁掉1.1万员工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2-11-11

在三个月之前,扎克伯格曾说过,裁员是最后的手段。而就在昨日,Meta启动了史上最大规模裁员,“寒气”已然传递到大洋彼岸的硅谷顶级科技公司。

智次方

昨日,Meta公司宣布将裁员1.1万人,这是Meta成立18年以来首次大规模裁员,也是科技行业今年规模最大的一次。自2004年创立以来,Meta的员工数量一直在稳步增加,截至今年9月底,其员工数量已经达到87314人,此次裁员人数占员工总数的13%。不仅如此,Meta公司还宣布将削减可自由支配的开支,并将招聘冻结期延长至2023年第一季度,以成为一个更精简、更高效的公司。

在具体细节方面,被裁的员工将获得16周的基本工资作为遣散费,并在此基础上,工作每满一年将额外获得2周的基本工资,上不封顶;此外,公司还将为员工及家人额外支付六个月的医疗保健费用,有薪假期将获得支付;被裁员工的限制性股票将于11月15日支付;对于非美国员工,公司将给予通知期和签证宽恕期。

曾经,能够进入Meta工作是很多名校学子的愿望,而如今,梦想破碎的声音回响在硅谷和Meta位于全球多地的分部里。这家以社交媒体起家、转型以元宇宙为未来支柱性业务的公司,也经历了难以忘却的噩梦:在过去一个月里,公司股价崩盘,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和来自股东的压力,最终传闻成真,被迫进行残酷的裁员“割肉”。

扎克伯格

小扎发信道歉,盲目扩张致股价暴跌

在公司的内部信中,扎克伯格主动承认裁员是由于自己的判断失误造成的,他表示:“对这些决定以及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我错了,我对此负责。我知道这对每个人来说都很艰难,我特别对那些受影响的人感到抱歉”。此外,扎克伯格还表示,公司未来将专注于少数“高度优先”的领域,包括人工智能、广告和元宇宙。

从年初至今,Meta就受到了来自内外部因素的双重打击,包括经济放缓、来自TikTok的竞争以及苹果隐私政策的变化,使得广告这一常年占据公司95%以上营收的核心业务,开始出现明显的下滑。早在今年2月,Meta公布的财报数据就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广告收入同比仅增长20%,比此前八个季度的平均值还要低10个百分点,并且日活用户数首次出现下降,这一消息也让Meta在次日就损失了超过四分之一的市值。

从6月开始,Meta就已经在通过各种动作来削减运营成本,包括推迟招聘、提高“末位淘汰”的人员比例、施行“工位轮用制度”等。如果说之前的Meta还略显“羞涩”、顾及自己科技巨头的颜面,那么在三季报发布后,其元宇宙核心项目Reality Labs的巨额亏损已经让它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根据三季度的财报数据,Meta公司的成本和支出同比增长19%,但净利润同比暴跌52%,连续4个季度出现下滑,而且和两年前的同期相比,Meta的收入仅仅增加约30%,但研发支出和日常支出却分别近乎增长100%。这份让人失望的财报,也导致该公司在次日交易时段股价再度大跌24%。在最后的业绩展望中,Meta还预计Reality Labs在2023年的运营亏损“将同比大幅增长”。

自从在2021年下半年公布从社交网络向元宇宙转型的战略以来,Meta的资本信任度大跌,质疑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在宣布“All in”元宇宙前,Meta的每股股价最高曾超过380美元,之后便开始一路下滑,今年的股价更是下跌约70%,市值已从超过10000亿美元跌落至当前的3000多亿美元水平。

Meta股价

元宇宙未达预期,小扎仍不死心

随着股价跌至新低, Meta也成为今年标普500指数中表现最差的成分股。截至今年10月,负责元宇宙业务的Reality Labs已经亏损了94亿美元,去年亏损超过100亿美元,而自2019年扎克伯格确定元宇宙的战略至今,Meta已经在Reality Labs业务部门烧掉了300亿美元,根据扎克伯格的设想,Meta将搭建一个完整的生态闭环,包括现象级的硬件设备、不断更新的优质内容、持续有效的平台运营,以及良好的开发者生态,但目前的表现显然与这一预期相差甚远。

另外,据《华尔街日报》报道,Meta多份内部文件显示其元宇宙旗舰产品Horizon Worlds也未能达到内部预期。最初,Meta的目标是Horizon Worlds到今年底实现50万月活,但截至目前这一数字还不到20万,且大部分用户在使用Horizon Worlds一个月后就不再返回该平台,用户数量自春季以来一直在稳步下降。最近几周,Meta甚至已经将这一目标降为28万。

Meta元宇宙

除此之外,在硬件端,虽然Meta拥有全球最庞大的用户群体,Quest 2自推出以来也已售出1480万台,但Meta在10月初刚刚发布的价值1500美元的Quest Pro头显,因为过于高昂的价格和有限的用途,并没有激起太多浪花。

但即便如此,扎克伯格还在为大力投资发展元宇宙辩护,“我们显然在做一些领先的工作,那将为下一个重大的计算平台做铺垫工作。”在三季报的展望中,Meta也表示2023年之后将继续加快对这一业务的投资步伐,明年全年的总支出将在960亿美元至1010亿美元之间,高于今年的850亿美元至870亿美元,以便能够实现长期增加分公司整体营业利润的目标。与此相对应的是,在此次裁员中,负责元宇宙相关业务的部门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硅谷大厂“寒气”逼人,Meta裁员并非个例

在疫情初期,虽然全球经济受到重挫,但科技公司的股价却表现得非常好,苹果、亚马逊、微软、Meta等科技巨头的市值都曾突破万亿美元大关。与其他科技巨头一样,Meta在此期间一直在持续招聘,在疫情最开始的两年,总共招聘了27000多名员工,今年新增的员工数甚至超过了此次裁员的人数,达到了15344人。而如今,几乎每一家科技公司都感受到了“寒意”,亚马逊更在近日创下了全球首家市值蒸发1万亿美元的纪录。微软、谷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也刷新了近年来营收增速的下限,同时净利润也纷纷大跌。

都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在这样的市场表现下,大部分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很多科技公司都在承受着全球经济动荡带来的阵痛,业务收缩或关闭、裁员、冻结招聘等操作愈发常见。早在今年上半年,美国多家科技公司就启动了不同程度的裁员或放缓招聘:5月时,微软放缓了招聘速度,7月时,表示将裁员约1%的员工,规模涉及约1800人;本月初,在线支付公司Stripe以及出行共享公司Lyft的裁员幅度分别为14%和13%;而仅仅一周前,刚刚收购推特的马斯克就宣布裁员50%,仅加州办公室就有近千名员工被裁,整个公司将有3700人被迫离职。同样地,苹果、亚马逊也先后对外宣称,将会放缓甚至停止招聘。

根据某人力资源机构的统计,仅仅在10月,美国科技行业就裁员9587人,成为自2020年11月以来裁员人数最多的月份。截至11月10日,今年已有763家科技企业共计宣布裁员逾10.6万人,寒意似乎正在加速蔓延至全球科技行业。

写在最后

当年,Facebook从PC端转向移动端的英明决策使其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潮水褪去,切换到元宇宙赛道的Meta还没有形成足够大的用户规模作支撑,而在此基础上,叠加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周期,Meta想要在短期内重现往日的辉煌更是难上加难,如果小扎继续一意孤行,恐怕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人为他的元宇宙梦想“买单”。

经济“寒冬”对全球互联网公司造成的影响不容忽视,同属科技行业的物联网企业如何渡过此轮危机,明年又会有怎样的机会需要把握,欢迎报名参加“2022中国AIoT产业年会”,会上将会为您一一解答。

12月7日 深圳

“2022中国AIoT产业年会”再度与您相约!

2022中国AIoT产业年会


没有关键词
热门文章
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IoT已经从一个遥远的概念真正进入到生活当中...
2022-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