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的号角吹响,工业互联网是“核心战场”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2-07-08

在经历了十年以上的红利期后,消费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已经减缓,如今的很多企业正在经历“脱虚向实”的结构性变化。而工业互联网若想成功接棒,实现类似于消费互联网往日的辉煌,助力中小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或是必经之路。

数字化转型的号角吹响,工业互联网是“核心战场”

当我们在搜索引擎中键入“工业互联网”这一词条进行搜索时,会看到很多先进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和高大上的数字化工厂,这往往会造成一种错觉——就是工业互联网产业已经到了爆发前夕,甚至会像消费互联网对个体的改变一样,对生产制造也产生颠覆性的改变。

而这种错觉产生的原因,就在于大家的目光往往会被极少数的大企业吸引,殊不知却忽视了被大企业光环所遮挡住的广大中小企业。

从整体来看,见诸于媒体报道中的标杆企业和案例仅仅代表了我国数字化转型的“0-1”阶段基本完成,但面向各行各业以及中小企业“1-N”的阶段才刚刚开始。而这些聚光灯外的中小企业,是影响整个中国工业数字化升级的关键环节。

工业互联网这团“火”还没温暖到中小企业

早在2012年时,通用电气就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其指出“工业互联网就是把人、数据和机器连接起来”,也就是说,人、数据、机器是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关键三要素。由此可以看出,工业互联网的本质和核心就是利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将设备、生产线、工厂、供应商、产品、客户进行连接,从而让整个链条能够紧密融合。

或许对大型的工业、制造业企业来说,得益于技术的长期积累以及管理层的超前认知,利用工业互联网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中遇到的阻力较小,但对广大的中小企业来说,迈出这一步却是困难重重,想要彻底实现从大型企业的标杆案例到中小企业的规模化复制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尤其是在当前复杂的宏观环境下,中小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本就不高,如今更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

在今年上半年,动荡的国际局势使得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存在堵点,能源运输也受到了较大制约,各类原材料价格均大幅上涨;国内则因为疫情防控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小企业面临着劳动力成本上升、需求疲软、同质化竞争严重等问题。对此,国家和地方政府都已经对中小企业提出了多项纾困帮扶措施

此外,去年底工信部发布的《“十四五”促进中小企业发展规划》中也提出,到2025年,中小企业要实现整体发展质量稳步提高,创新能力和专业化水平显著提升;今年4月发布的《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22年工作计划》也鼓励大型企业打造符合中小企业特点的数字化平台,开展数字化服务,推进中小企业数字化改造。

数字化转型的号角吹响,工业互联网是“核心战场”

积极拥抱工业互联网是中小企业转型的“最优解”

作为我国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小企业数量占全部市场主体90%以上,并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吸纳就业的人数占全部企业就业人员的70%。不过,虽然数字化转型升级已经提出多年,但在中小企业这里,似乎只是泛起了一点涟漪,并没有激起巨大的浪花。

究其原因,虽然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提供很强的能力,但对绝大多数行业来说,基础的信息化能力还很薄弱,中小企业仅仅是利用AIoT来“连接”的这一步都还没有完成,更不必说后续的其他步骤。

以电气行业为例,在输配电工程建设和配电设备的服务过程中,配电站电流、电压等主要组件的参数对于判断设备的状态相当重要,但因为既没有配备相应的传感器采集数据,也没有相应的软硬件和信息处理系统,这些数值往往都是缺失的,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来进行点巡检,如若遇到突发的设备故障,这种“慢一拍”的模式在很大程度上会拖慢抢修的进度,而以卡奥斯COSMOPlat平台为代表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的能力则正好可以弥补这些方面的不足。

数字化转型的号角吹响,工业互联网是“核心战场”

2020年9月,卡奥斯COSMOPlat与与德佑电气共建了“智慧能源服务平台”,使得德佑电气的全线配电设备和工程项目均搭载了智慧化服务,并建设了多个无人值守的智慧变电站。基于平台带来的差异化优势,德佑电气在智能配电设备领域的销售额有了三倍的增长,产品溢价也平均提升了5%-7%。

如果以结果导向来看,广大中小企业想要进行转型升级的根本动力就在于降本增效,节约下来的成本都是真金白银,而其升级动力不足的原因则是多方面的:

  • 中小企业自身并不具备在主业之外的研发和产品设计能力,前期从0到1建立起数字化能力的投入产出比不足,转型升级耗费的成本较高且效果欠佳

  • 没有与数字化转型相配套的创新的商业模式,转型升级后在本质上依然在“走老路”

  • 能够吸引到的数字化人才不足,中小企业建立起数字化能力后对于现有人员培训的门槛较高

  • 不同的软硬件和系统导致不同企业、不同部门之间本可以互通的数据没有打通,数据依然存储在“孤岛”当中,获取信息的壁垒较高

不仅如此,在提出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早期,不仅中小企业的管理者对此感到无助和迷茫,就连大型企业对于这条路该如何走也没有达成一致,大都按照自己认为的方向前进,没有形成合力。而如今,上述问题的存在使得一批批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得以涌现,工业互联网也逐渐成为一种全新的“共识”。

在去年工信部公布的15家跨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的基础上,今年5月,工信部再次新增14家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中国最早探索工业互联网的平台之一,卡奥斯COSMOPlat在2019年时就登上了“双跨平台”榜单的首位,而凭借着自身跨行业跨领域生态赋能实践,如今已经连续四年蝉联双跨平台榜首。

基于多年来对工业、制造业等领域的全要素、全流程、全价值链需求拆解,卡奥斯COSMOPlat将不同企业的具体需求进行抽象提取,将企业最急需的共性能力模块化,建立了能够灵活组合、快速部署的专业化云平台和应用,帮助中小企业以极低的成本高效实现数字化转型。

构建工业互联网新生态,促进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

与消费互联网平台的“野蛮生长”、一心想要做大不同,工业互联网平台自成立之初便更加侧重在不同行业进行深耕,深度挖掘不断变化的用户需求,在不断“修炼内功”的基础上将自身能力赋给更多中小企业。

不过,不同行业里的中小企业的数字化程度有所不同。例如,在汽车、电子和医药等行业,数字化整体水平较高,但对金属、制造、化工等传统工业行业来说,数字化在整个产业链及生产流程中的占比还较低。

针对这种情况,海尔集团基于“人单合一”和“大规模定制”的模式打造了卡奥斯COSMOPlat,致力为不同行业和规模的企业提供基于场景生态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在长期的摸索和实践过程中,构建出“大企业共建、小企业共享”的产业新生态。

对于卡奥斯COSMOPlat等工业互联网平台来说,中小企业的数字化基础虽然薄弱,但在生产制造等流程中依然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工业互联网平台通过与大企业联合构建行业相关的知识图谱,可以让中小企业快速掌握和构建某些共性的能力,从而降低中小企业的数字化门槛。

数字化转型的号角吹响,工业互联网是“核心战场”

对于氯碱等化工行业来说,因为原材料危害性大、制作工艺风险高,整个行业全流程的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今年3月,应急管理部印发的《“工业互联网+危化安全生产”试点建设方案》也正式提出要推进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深度融合,提升工业生产本质安全水平。

而宜宾天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国内氯碱化工行业的头部企业,经过近80年的发展和沉淀,在企业基础设施、环境和安全管理等方面均积累了完备且先进的经验。卡奥斯COSMOPlat通过与天原集团等多方合作,打造出了氯碱行业工业互联网+安全生产SaaS化服务平台,不仅帮助化工领域的中小企业在极低的操作难度下完成了安全管理的规范化与智能化升级,也让天原集团得以突破自身的发展瓶颈。

除氯碱化工行业外,目前卡奥斯已经打造了15个行业生态,赋能范围覆盖29个行业大类、全国12大区域以及全球20多个国家,连续两年入选国家工信部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未来,卡奥斯等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将继续深入到更多行业中去,让千行百业“焕然一新”。

写在最后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大多会经历两个步骤:先是做好连接,基于连接来获取数据,再利用数据进行分析,从而让数据产生价值。在此过程中,中小企业大概率会经历某种阵痛期,一旦通过这个阶段,大量的中小企业将融入到整个产业链当中,从而连点成线,进而结成网状,构建出更大的产业生态。而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蓬勃发展,有希望让这种阵痛变得“无痛”甚至“无感”,并快速落地智能生产、个性定制、网络协同、数字管理等全新模式,让更多的中小企业跟上工业4.0的步伐。

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石,多年来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有目共睹,不仅融合了新一代信息技术,将整个工业体系的各环节连接起来,形成全流程的解决方案;更提升了物理世界的运行效率,让企业有机会创造出更大的价值,成为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为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走出国门、引领世界提供新的机遇。


热门文章
日本爆发史上最严重网络中断事故!对中国5G发展有何启示...
2022-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