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单日市值蒸发1.5万亿元,不应简单归因于元宇宙
作者 | Ivy2022-02-07

Meta大跌的背后,表面是其元宇宙故事太遥远、太烧钱,不被资本市场买账,但分析本质,支撑Meta发展的两大核心,社交网络用户数量和广告营收均现严峻危机,Meta“大厦”根基的裂痕已经无法掩饰。

全文字数:4900字,写作用时:640分钟,阅读时间:18分钟

物女皇:Meta元宇宙=社交元宇宙

Meta单日市值蒸发1.5万亿元,不应简单归因于元宇宙「物女心经」

这是我在【物女心经】专栏写的第247篇文章。

当你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表示假期的余额已经不多了。这篇文章的内容,我在春节之前就有所计划,原本是准备梳理2021年AIoT领域容易被忽略的那些市场趋势和新闻事件。

不过变化总比计划来得快,智次方的主编在我开始动笔的时候,问了我一个悬崖勒马的问题,她说:很多人认为元宇宙的泡沫破了,你不写Meta(原Facebook)首份元宇宙财报巨亏这个话题吗?

翻看这几天的新闻,“元宇宙崩盘?Meta历史性暴跌,市值蒸发2300亿!”、“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股价暴跌市值蒸发2000多亿美元!”等等标题格外吸引眼球。

但这些表述不免引起误解,其中的逻辑谬误在于将Meta的市值蒸发与搞元宇宙建立强关联,并且归因于Meta元宇宙布局失利。其实这次Meta股价的暴跌是其数年来埋下多颗雷的一次集中爆炸,并不能简单将责任算在元宇宙头上。

一家科技公司的成功一方面要看她是否代表了技术潮流,自身是否运营良好,另一方面华尔街对她的影响也不容低估。在2000年微软公司如日中天的时候,有记者问比尔·盖茨:微软现在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谁?盖茨回答,是华尔街的高盛公司。Meta这次遇到的对手也来自华尔街。

华尔街会为每个科技公司定下营业额和盈利的预期,当一家公司盈利不及预期时,就可能会被华尔街狠狠的打压。有些公司为了达到华尔街的预期,知名的比如朗讯公司,甚至靠合法的手段来作假。

Meta周三就公布了不及预期的财报。

财报显示,Meta第四季度营收为336.71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280.72亿美元相比增长20%;净利润为102.8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净利润112.19亿美元相比下降8%。虽然营收仍在增长,但重点在于Meta日活、月活跃用户均不达预期。

去年四季度Meta Platforms的日活用户数达到19.3亿人(预期19.5亿),月活用户数为29.1亿人(预期29.5亿人)。这是有记录以来该平台的日活跃用户数量首次出现季度下滑。加之Meta的“元宇宙”部门过去一年亏损超过100亿美元…

由此引发了市场的大规模抛售,Meta周四股价狂泻26.44%,市值缩水234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5万亿元,创下美股历史上个股最大单日缩水纪录。

Meta大跌的背后,表面是其元宇宙故事太遥远、太烧钱,不被资本市场买账,但分析本质,支撑Meta发展的两大核心,社交网络用户数量和广告营收均现严峻危机,Meta“大厦”根基的裂痕已经无法掩饰。

已有文章深入分析了Meta面临的6大困境,包括:用户增长触顶、苹果隐私调整重创Meta广告业务、谷歌蚕食Meta网络广告市场份额、遭遇超强对手TikTok、元宇宙投入巨大,以及挥之不去的反垄断阴影。这里不再赘述。

一家真正管理能力出色,并且有竞争力的公司,应该能够抵御多次金融危机或者资本市场的打压。

如今Meta难解的困境并非一天积重,Meta元宇宙的布局也确实存在漏洞,本文尝试做出分析,或许可以让我们更好的看待元宇宙的发展。

Meta的元宇宙布局欠缺护城河

Meta单日市值蒸发1.5万亿元,不应简单归因于元宇宙「物女心经」

巴菲特在给投资者的信中常常喜欢强调“护城河”的重要性:“你们不要忘记,经营企业如同守城,应当先考虑挖一条深沟,以便将盗贼隔绝在城堡之外…我们不一定要具备杀死恶龙的本领,只要躲开它远一点就可以做得很好了”。

从字面上理解,护城河是为防御敌人进攻而修筑的依靠河水的防御工事。企业护城河是可以防止竞争对手进入市场的壁垒,以保证公司能持续创造价值并持续获得收益。

作为CEO,要为这个公司里发生的一切事情负责,更要为这个公司里该发生,但却没发生的事情负责。

Meta的护城河在哪里?为什么苹果的隐私策略调整就能让Meta遭受重创?

去年苹果在iOS系统中推出了“应用跟踪透明度”更新,实际上允许iPhone用户选择是否让APP应用程序监控他们的在线活动。

按理说,Meta与谷歌的广告业务都应该受到影响才对,但是谷歌的广告却依然强劲。此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发布了超出预期的业绩,推动股价大涨逾7%。

为什么谷歌没有被重创?

因为谷歌手握Chrome浏览器和安卓操作系统两个阵地,同时具有来自谷歌地图和YouTube视频等产品的全方位数据,因此对iOS设备的隐私政策依赖程度较低。这次,谷歌反而成了苹果隐私政策之下的受益者之一。

扎克伯格并不是没有看到操作系统和浏览器的重要战略性地位,也并不是没有尝试过把自身从一个社交网站转型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提供者,但最终均告失败。

首先,是Meta智能手机的尝试。

2013年,Meta推出了搭载Facebook Home应用的首款智能手机,售价450美元。但是因为销量不佳,这款手机上架几周之后就开始降价出售,惨淡收场。

Facebook Home的思路非常清晰,它将Meta所有的社交元素都整合到首屏上,一切操作都围绕用户的社交而展开。人们使用手机的其他行为,包括工作、搜索、拍照,都成为社交之外的附属,也就是说,占据了首屏的Facebook Home将社交需求凌驾于手机的基本功能之上,它“封锁”了手机的其他功能。

Meta忽视用户需求的结果就是,用户对这款智能手机没有需求。

不仅仅是社交,人们需要用智能手机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同样,人们也需要元宇宙能够满足各种需求。

不过Meta“社交优先”的策略似乎亘古未变。

其次,Meta也尝试过自研操作系统。

2019年,Meta宣布他们正在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委托微软Windows NT的联合开发者卢科夫斯基从头开始为其构建,试图摆脱对安卓和iOS的依赖。但此后却鲜有消息传出。

直到2022年1月,外媒报道Meta在2021年11月停止开发该操作系统,300人的项目团队停摆,卢科夫斯基已于去年12月火速入职谷歌,担任谷歌AR工程和操作系统高级总监。

卢科夫斯基的选择出于理性,虽然Meta开发操作系统的能力不容置疑,但是难点在于生态系统,在这方面Meta令人看不到希望。

这是一家善于利用主导力量,复制、收购、并扼杀任何对其业务构成竞争威胁的公司。构建生态系统,需要包容和支持竞争对手应用程序或服务的心胸,这却是Meta所欠缺的。

后文我们将会看到,在元宇宙生态的建设中,Meta正在自食恶果。

第三,Meta尝试过提供多样化的服务,而不仅仅将自身局限于社交媒体吗?似乎没有。

社交、社交、还是社交。Meta一直通过收购与模仿策略,来巩固自己的社交媒体地位。

比如对Instagram与WhatsApp的收购,以及后来随着Snapchat的崛起,Meta又开始了对Snapchat的模仿,这种策略有一定的效果。直到TikTok出现,这是一家Meta无法收购也无法简单模仿的公司,这让Meta陷入空前的焦虑之中。

如今Meta的社交媒体地位根基动摇,并不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情,多年前就有征兆。

有报道显示,从2011年开始就有着青少年逃离Meta的新闻见诸报端。在2013年,也有数据表明Facebook在英美两国的活跃用户均在以每月百万量级的数目下滑。2020年,有外媒消息称,Facebook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用户正在流失。自2019年以来,Facebook在美国的青少年用户数量下降了13%,预计未来两年将下降45%...

为了破解核心业务遭受重创,无力回天的窘境,Meta耗费巨额投资押注元宇宙,可谓孤注一掷。犹记得在Facebook宣布更名Meta的那几天,已经有数篇文章分析过这更像是一种对当时公司诸多丑闻的“逃避”。

Meta在智能手机和操作系统的失利无可厚非,众多巨头,包括微软、亚马逊…都曾遭遇过同样的滑铁卢。但是Meta的产品创新力匮乏,无力把握新兴的社交潮流,且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正在下降的事实,让资本市场无法容忍。

重要的是,从智能手机和操作系统的失利中,不难看出扎克伯格对于什么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认知存在缺陷:不以用户需求为使命,而为嵌入自己的服务为目标,是无法得到用户口碑的。

人总是会不受控制的重复过去,扎克伯格也不例外。

面对下一代互联网:元宇宙,Meta在智能手机和操作系统领域失利的模式仍在重演,扎克伯格既没有能力把握元宇宙的底层基础设施,也没有跳出社交媒体的狭隘视野,以更大的心胸满足人们的各种需求。

Meta难以占据元宇宙的C位

Meta单日市值蒸发1.5万亿元,不应简单归因于元宇宙「物女心经」

许多公司都曾经历过更名。比如谷歌更名为Alphabet,通过重组向外界表明,其业务范围已远超最初的搜索引擎,Alphabet是一个集合体。

但是Facebook更名与众不同。更名之后,Meta既是公司名称又是企业愿景,这也意味着如果不能占据元宇宙的C位,Meta很可能失去立足之地。因此很多人将Meta视作元宇宙的代名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扎克伯格所期望的是,通过元宇宙打通新的社交模式,在下一个技术时代里,覆盖“10亿用户”,“并支持几千亿的电商市场”,继续占领过去Facebook打下的生态位。

期望要靠实力作为支撑,Meta在元宇宙布局中的隐患,令其距离C位仍有差距。

首先,扎克伯克并没有试图借助在社交媒体领域积累的优势,变成一种开放性的服务能力,平移和扩展到最大范围的第三方元宇宙终端硬件。而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虚拟现实将是未来的主流计算平台,试图打造一个VR版的社交网络来吸引年轻人。

Meta早在2014年就收购了Oculus,从而成为全球最大的VR硬件制造商,Meta在虚拟现实领域的地位一直被人们认同。因为对下一代基于计算机的虚拟现实头戴设备存在争议,Oculus联合创始人布伦丹·伊里贝已离开Meta。如今Oculus已更名为Meta Quest。

有分析认为Quest“攻”可做虚拟现实领域的苹果,“守”可为下一个社交时代做准备。但仍有第三种可能性,Quest攻守之策皆失。

如果Meta能够让自己的VR设备取代苹果在智能手机的地位,无疑将使自身估值大幅提升。但是要从Facebook作为一个应用程序的现实起步,这个梦想太过可望不可及,难怪有分析师认为此举是烧钱无底洞。

扎克伯格此前曾表示,“我们希望未来十年内,元宇宙覆盖10亿人,承载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并为数百万创作者和开发者提供就业机会。”元宇宙要覆盖10亿级别用户,简单来说就是要达成10亿级别的VR硬件销售,这不可能通过Meta一家公司完成。但此前对Oculus的并购,很难让其他VR硬件公司不把Meta视为竞争对手。

Meta元宇宙部门Facebook Reality Labs(FRL)负责人安德鲁曾经被问到“Quest商店是否有可能兼容其他VR设备?”,他无奈表示,“我也希望Quest商店的开发者可以通过更多VR设备和途径去增加盈利,不过目前还没有愿意兼容Quest商店的VR头显,因此FRL也没有办法。”

参照智能手机群雄逐鹿的历史,谁能在VR、AR智能终端这个领域取得成功,并不取决于发布产品时间的早晚,而是取决于对产品的认知深度。

如今苹果、谷歌均将头显设备的研发列入要务之一,而且与Meta的认知相反,苹果并不希望AR头显成为“全天候设备”,而是希望消费者用完即走,仅限于短时间的使用。随着明年苹果产品的问世,或将对Meta Quest的市场份额造成冲击。

其次,元宇宙的生态系统建立是最难的部分,需要大量的内容创作者、开发者、消费者、软硬件企业、商家等积极加入和提供支撑。

Meta现有的头显设备是运行在一个定制版安卓系统上,即便没有自主的底层操作系统,Meta还是有可能经营一个繁荣的应用商店。

然而积重难返,一些VR初创公司和开发者表示,Meta正在破坏VR市场的竞争。

Meta抄袭竞争对手的创意,并使一些应用程序很难在其平台上正常运行。典型的受害者比如BigScreen,该公司的创始人CEO达尔山披露,当用户在BigScreen租借电影时,他们必须使用Quest应用内购买,并强制交纳30%的租赁费。他说:“任何人都不可能在VR领域开展电子商务或媒体业务,因为这是有围墙的花园,还有人看门。”

第三,人们希望在元宇宙完成各种任务,不仅限于社交。Meta此前过于关注2C消费者市场,很难看出这家公司拥有成为2B企业平台的文化。

社交网络其实是反直觉的,就像VR违反直觉一样。我们很少规划什么时间打开社交网络,但是我们会规划什么时间工作,什么时间睡觉。因此扎克伯格希望用户在元宇宙当中沉浸于虚拟世界的想法,本质是取代和逃避现实生活,而是不增强和美化现实生活,也违反直觉。

既然人们一般每天有8个小时用于工作,Meta也开始推出面向企业的应用Workrooms。

简单的说,Workrooms是一个虚拟会议空间,并允许位于任何物理位置的员工进行远程协作。你可以在虚拟现实中以虚拟化身的身份参加,又可以通过视频通话从PC进入。

为了拓宽在工作场景的应用,Meta尝试与多家科技公司合作,其中最引入瞩目的是Meta与微软宣布打通Workplace与Microsoft Team壁垒,可以相互访问企业软件内容。

然而Meta一直是2C领域的公司,在2B企业领域的积累乏善可陈,既没有电子邮件,也没有办公系统。即便Meta愿意在企业领域从零开始,但也很难从零构建提供2B企业服务的组织基因。

写在最后

虽然最近Meta的各项“脱困”举措频繁,但其思维模式看起来根深蒂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一切从社交网络出发,在元宇宙时代是一切从虚拟世界出发,然后基于这个基本出发点再去构建硬件、应用商店和商业模式。

关于Meta的坏消息还没有出尽,可能还会有进一步下跌的风险。元宇宙也有可能在未来会遭遇寒冬,但两者没有必然联系。

参考资料:

1.Meta遭遇历史性惨跌,如何破解六大困境?来源:凤凰网科技

2.李开复:未来最重要的不是操作系统,而是浏览器,来源:搜狐

3.著名分析师Ben Thompson:Facebook做VR,问题出在哪?来源:36Kr

4.Meta,作者:Ben Thompson,来源:Stratechery

5.Meta蒸发1.5万亿元,元宇宙不被买账,资本市场担心什么?作者:王新喜,来源:搜狐


热门文章
【今日物语】随着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这些场景中遇到的问题都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处理。边缘计算凭借低延时、低通信成本、高可靠性的特点,在这些场景里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联想正通过边缘智能助力多个行业智能化
2022-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