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立信专家Stefan Parkvall:6G不是5G的简单升级
作者 | C114通信网2022-03-24

“使用一代,建设一代,研发一代”,一直是移动通信产业多年来的发展节奏。就在5G刚刚进入大规模商用部署的同时,全球业界已经开启对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6G的探索和研究。

在本周举行的“全球6G技术大会”的“6G Mobile Networks and Applications”环节上,IEEE Fellow、爱立信研究中心高级专家Stefan Parkvall表示,面向2030年的6G会有新的用例,需要新的能力,6G不是5G的简单升级,而是需要更多新的技术和新的能力。

爱立信专家Stefan Parkvall:6G不是5G的简单升级

除了传统的经典能力组合,6G还需这些新能力

无线技术的重点不仅仅是连接本身,系统的可靠性、有效性也是非常关键的核心。如今的移动通信系统,越来越从传统的技术走向拥有更强大计算能力的系统。Stefan Parkvall指出,6G时代,网络化的计算架构,需要将各种网络的特征应用和融入到6G技术当中。延时、数据传输速率、定位、流量能力这样一个经典的能力组合,仍然是传统能力中至关重要的必要因素。

“不过,6G并不是对于5G的一个简单升级。”Stefan Parkvall认为,除了数据效率、低延时等特性以外,6G还需要更多新需求、新用例、新能力。6G需要有服务的可获得性,数据的安全性、隐私性,以及服务的多样性,同时要有分布式的应用程序纳入其中,还要有部署的灵活性、感知能力,同时也要降本增效。

服务的可获得性方面,在服务当中要确保服务是可获得的。但有些情况之下服务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如果网络中出了问题,需要确保有其它节点来帮助持续提供服务。

服务的多样性,则能够提供丰富多彩的服务,其中包含AI等新兴技术使能的服务,需要有新的架构配制。

分布式的应用程序方面,需要考虑如何更好的管理计算负载。要基于网络的具体需求和具体应用来提供具体的分布式应用服务。在不同的网络节点、不同的频谱上,都需要确保这些应用程序能够正常运行。

频谱方面,Stefan Parkvall表示,6G的频谱区间非常宽,我们需要根据特定的、具体的应用案例来确定具体的频谱区间。无论6G技术使用哪一个频谱,它都必须要有之前的技术,要有极好的兼容性,在频谱的兼容性方面要做到很好,实现互融、互操作性。

6G预研的“技术担当”

从十年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生命周期来看,6G有望在2030年商用,而6G的需求可能会在2024年提出。从6G时间表来看,2024年的Rel-19将是制订需求和标准的很重要的时间节点,而目前6G仍处于愿景需求研究及概念形成阶段,6G技术方向及方案仍在探索中。

目前,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均已启动6G研究,通过加大资金投入布局科研项目等措施,加速6G创新技术研发。例如,欧盟提出相对清晰的规划路线图,在2020年三季度完成了6G产学研框架项目,2021年1月欧盟正式启动6G旗舰研究项目“Hexa-X”;韩国政府提出“引领6G商业化”目标,计划2028年实现全球第一个6G商业化;日本发布B5G推进战略目标2025年完成6G基础技术研究,2030年商用;美国也从2018年开始6G研究,前期研究包括对6G芯片的研究,并在空天海地一体化通信特别是卫星互联网通信开展研究实践;中国一直高度重视6G发展,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要“前瞻布局6G网络技术储备”,先后成立国家6G技术研发推进工作组和总体专家组、IMT2030(6G)推进组,扎实推进6G各项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

在6G的预研过程中,设备厂商无疑是新技术开发的主力军。据了解,作为唯一一家从1G到5G都全程参与的设备商,爱立信目前正联合全球运营商、标准化组织、产业链各方合作伙伴等积极参与6G预研。例如,在去年1月欧盟正式启动的6G旗舰研究项目Hexa-X中,爱立信积极参与该6G研究项目,并在其中担任“技术担当”。

在中国,爱立信也联合产业伙伴全力支持6G预研,例如爱立信与中国移动研究院签署网络领航合作计划2.0备忘录,双方将共同探索5G网络演进及6G技术,其中,6G架构增强及关键技术分享是双方接下来的合作重点。

相信面向2030年及未来,通过全行业的开放合作,将逐步助力人类社会实现数字孪生、万物智联等6G美好愿景。


热门文章
3月22日,钉钉在“科技向实·万物生长”发布会上推出了业界第一款单机实现10米高清音视频体验的视频会议一体机——F2。钉钉F2采用了行业领先的高通高性能物联网​芯片...
2022-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