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大规模商用,VoNR还要迈过几道坎?
作者 | C114通信网2022-04-11

最具创新性的运营商省级分公司,浙江移动再次走到了行业最前列。

日前,浙江移动率先宣布VoNR(Voice over New Radio)规模商用,再次在5G网络与业务的演进升级上持续快人一步,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全面进入5G SA(独立组网)时代。

有网友不仅要问了,VoNR是什么,它为什么很重要,将会给最终用户和运营商带来哪些好处?VoNR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商用,还需要跨过哪些门坎呢?

距离大规模商用,VoNR还要迈过几道坎?

VoNR是什么?

从字面意思上就很好理解,VoNR解决的是Voice的问题,就是最为传统和基础的电信级业务--话音,也就是打电话。在5G商用初期,业界主要通过VoLTE技术提供语音服务。

为什么在5G初期还要用LTE来提供语音服务呢?因为,3GPP在设计5G系统时,并没有为语音业务提供独立的解决方案,而是沿用了基于IMS来提供语音业务。在5G商用早期,有NSA和SA两种组网方式,对应了三种语音业务实现方案--VoLTE、EPS Fallback、VoNR。

VoLTE主要是面向NSA组网,NSA只引入了5G NR的RAN,但核心网依然采用4G EPC,语音服务依然由4G IMS/VoLTE网络提供;EPS Fallback主要面向SA组网,和LTE时代的CSFB是异曲同工,在5G SA网络覆盖不到的地方,语音业务会回落到4G网络;VoNR是面向SA组网,话音业务全部由5G进行承载,可以得到更好的用户体验,但前提是良好的SA覆盖。

VoNR会带来什么?

这个要从两个维度来进行分析,给用户带来什么,给运营商带来什么?

从用户侧来看,VoNR让用户的语音和数据业务均承载在5G基站下,相比4G时代的VoLTE高清语音,VoNR将带给用户更佳的通话体验:

超低通话接通时延,秒拨秒接通,拨号即可见;

超高音质,全面支持EVS(Enhance Voice Services)编解码,打造超高清语音通话体验;

超清画质,分辨率可达720p,比VoLTE通话的480p更提高一个数量级。

通话的同时无需回落到4G仍可享受到5G高速数据业务。

从运营商侧来看,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确认体验新标杆,释放电信级业务新价值。

受到OTT的冲击,运营商的语音业务在持续下滑。以中国移动为例,语音业务收入继续呈下滑趋势,全年语音业务收入为762亿元,比上年下降3.3%,总通话分钟数较上年下降1.2%。

在4G时代被寄予厚望的VoLTE,并没有挽救运营商语音下滑的趋势,根本的原因就在于VoLTE很难提供独特的用户体验。VoLTE下的语音/视频通话,和腾讯所提供的语音和视频通话业务是有一定相似性,微信也在不断地进行用户体验优化。但VoNR不同,VoNR所提供的快速接通、超高音质和画质,以及语音/数据业务并发能力,是微信完全不能比肩的。

VoNR的目的就是让消费者愿意用手机打电话,重新占领话音业务市场。因为,从1G到未来的6G,在任何时代,话音业务永远都是刚需,电信级服务就是要依靠体验重新找回价值。

不仅在产品/市场层面,从网络层面来讲,VoNR的普及也将有助于运营商构建极简网络,降低网络复杂度,最终实现“5G一网”。这个和VoLTE是相似的,VoLTE虽然没有得到用户的高度认可,但帮助运营商释放了中低频频谱资源;伴随着VoNR的普及,会有更多的频谱资源得到释放,加速4G网络向5G的迁移,进而降低网络运维成本。

距离大规模商用,VoNR还要迈过几道坎?

还需要跨过哪些门坎?

在话音市场,运营商的核心境助力在于电信级服务,在于独特的用户体验,这才是能够吸引用户的。以史为鉴,VoNR要想在更大范围内得到用户的认可,还需要跨越几道门坎。

首先是资费,资费设计不能自绝于市场,自决于用户,避免3G时代视频通话的覆辙。在资费设计上一定要简单、透明,而不是让消费者去做计算题。

在这方面,浙江移动做出了很好的表率。自商用日起,浙江移动手机套餐、语音产品以及虚拟网内的语音分钟数,均可用于国内5G VoNR超清视频通话,亲情网则从39人语音畅打升级为39人视频畅打。超出后按普通语音通话资费执行,因5G语音和视频通话产生的流量,免收流量费。这就很简单,值得其他运营商借鉴!

距离大规模商用,VoNR还要迈过几道坎?

其次是网络,VoNR对于5G网络的覆盖和性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从广覆盖层面来讲,只有实现广覆盖,才能从EPS Fallback走向VoNR;从深度覆盖层面来看,特别是对于室内场景,同样需要5G SA网络的良好覆盖,话音业务很多都是发生在室内。当然,室内覆盖的确是5G网络现在的一个短板,我们也相信VoNR的成功商用能够反向推动5G室内覆盖建设。

在这方面,浙江移动的答卷也不错。浙江移动的网络一直在领跑,拥有全球首个自主可控的5G SA云网络,率先启动5G SA规模应用,成为了中移第一个具备5G SA商用能力的省份。

第三是终端,从5G产业发展角度来看,三大运营商5G套餐用户超过了7亿,渗透率超过了40%;但另外一组数据,2021年底,我国5G移动电话用户仅为3.55亿户。也就是说,近半数的5G套餐用户用的是4G手机,这对于公众5G应用获得感是严重不足的。

距离大规模商用,VoNR还要迈过几道坎?

在这方面,需要产业链各方的共同努力。正如全国政协委员、云南联通党委书记兼总经理张云勇所建议的,加快拉通端到端5G公众应用服务体系,推动5G功能特性和5G应用在终端上的支持与实现。将5G消息、5G增强通话、5G网络切片等使用纳入到5G个人应用衡量体系,将这些功能作为手机入网必选。


热门文章
随着科学与技术的发展,飞行器作为一种重要的空中信息获取平台,在国民经济建设和军事领域中发挥着越来越显著的作用...
2022-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