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高层大换血后续:贾跃亭亲信王佳伟出局,董事会与管理团队矛盾加剧,华人高管影响力被严重削弱
作者 | 雷峰网2022-04-14

据证券日报报道,FF核心高管之一、资本部副总裁王佳伟更新了个人LinkedIn页面,显示已从FF离职。经多方核实,王佳伟确实已主动离职。

接近FF人士透露,目前FF董事会与贾跃亭为主的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升级,以贾跃亭为代表的华人高管创始团队对FF的影响力已经被严重削弱。

另外有知情人士表示,王佳伟的辞职或将给FF内部和资本市场带来有较大影响。

王佳伟擅长资本运作,是FF成功上市的功臣。其主导了FF的每一轮融资项目,融资总额多达20亿美元以上。去年7月份,王佳伟带领团队把FF成功推向纳斯达克上市。

多方信息显示,王佳伟是贾跃芳的儿子,贾跃芳与贾跃亭是姐弟关系。王佳伟不仅是贾跃亭的外甥,还是FF的CFO。

FF高层大换血后续:贾跃亭亲信王佳伟出局,董事会与管理团队矛盾加剧,华人高管影响力被严重削弱

此前,FF在珠海成立法法汽车时,董事也是王佳伟。

2017年时就有消息称,贾跃亭不再是法拉第未来(FF)的最大股东,他将所持有的股份转给了他的亲信Jiawei Wang(王佳伟)。

据上市文件显示,王佳伟直接享有FF可行使期权787万股,以及有条件行使期权410万股,合计约1200万股,重点是每股期权的行使价格不到0.36美元,几乎白送。此外,王佳伟还享有FF的实际控制公司“FF全球”910万股期权,从而又间接持股FF。

王佳伟曾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和美国纽约大学,年仅30多岁,2014年大学本科毕业后就在乐视工作,2018年开始担任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

一个只有几年工作经验的90后竟然担任FF的全球高管,还享受了丰厚的股权激励,这显然离不开贾跃亭的精心安排。

IPO的招股书显示,上市后的FF董事会成员会有9个席位。对于董事会成员的任命,FF管理层委员会进行参与,这一委员会可以指定其中的4位董事,再加上FF的CEO须为董事会成员,因此FF管理层委员会能指定的董事成员实际上就是5位。

从外界来看,如果集团控制某一公司半数以上的董事会成员,基本可以认定这一集团实际控制这家公司。

贾跃亭是FF管理层委员会的一员,而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一职的王佳伟,也是FF管理层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文件还显示,FF管理层委员会通过100%持股的FF Global Partners LLC持股FF TOP 80%,另外20%由贾跃亭的债权人信托持有。

外界普遍认为,贾跃亭看似已经主动脱离了对FF的掌控,但实际上仍控制着FF。

贾跃亭被削权后,王佳伟辞职早就有迹可循

2019年9月3日,FF创始人贾跃亭宣布辞去原全球CEO职务,出任CPUO (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由前“宝马i8之父”毕福康出任全球CEO一职。

这次调整意味着贾跃亭将从台前退居幕后,并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解决债务问题,尽快为FF融资扫清障碍。

然而,去年10月7日, 距离法拉第未来成功登陆美股不到4个月,FF被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做空。

J Capital Research在报告中重点提到,贾跃亭或许仍然通过直接控股,担任职务、聘用亲属等方式掌握对FF公司的控制权。而时任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的王佳伟,正是贾跃亭的外甥。

当时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一份28页做空报告,质疑法拉第未来的财务状况、汽车预订数量、量产能力。报告认为,FF宣称的订单量有虚假成分,或存在“左手倒右手”的现象。其表示,FF所宣称的数字中有78%的订单都来自于同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很有可能是FF旗下的子公司。

此外,FF的招股书显示,FF91实现量产还需要14亿美元的资金,但该机构认为不会再有机构会为FF提供融资和贷款。在这份28页的报告中,J Capital Research直言“法拉第未来一辆车也卖不出去”。

针对做空报告,法拉第未来成立“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进行内部调查。

随后FF汽车调查委员会公布结果:FF91预订数据虚假 ,并宣布董事会大改组。

在FF独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向美国证券监督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他们表示“此前FF在上市招股书中所宣称的“已收到超过14000份FF 91车辆的预订”可能具有误导性,因为这些预订中只有数百个已付款,而其他(总计14000个)未付款。”

针对此事,FF特别委员会也列出一系列补救措施。

其中,FF新设立了董事会执行主席一职,由前FF前董事会成员之一的苏珊·斯文森(Susan Swenson)出任,现任FF CEO的毕福康和CPUO贾跃亭都将向其汇报。贾跃亭及FF公司的CEO毕福康,面临25%的工资削减。

贾跃亭向董事会执行主席汇报,这被业内人士看作是贾跃亭被削权。

此外,布赖恩·克罗利奇(Brian Krolicki)将卸任FF董事会主席和公司治理及提名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成为董事会审计和薪酬委员会的成员;乔丹·沃格尔(Jordan Vogel)将卸任FF治理及提名委员会的职务,担任首席独立董事;斯科特·沃格尔(Scott Vogel)将成为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公司治理及提名委员会的主席。而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做无薪停职处理。

而副总裁、总法律顾问兼秘书Jarret Johnson将从该公司离职等。

据披露,作为首席独立董事,Jordan Vogel将获得每年2.75万美元的额外聘金。

可以说,这份第三方独立内部调查的整改报告,除了几乎全盘否定此前某公司做空报告的指控之外,还针对此前信息披露的瑕疵处罚了包括创始人贾跃亭、CEO毕福康,以及资本部副总裁王佳伟在内的几位核心高管。

从FF过去几次的公告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自上市以来,以贾跃亭为代表的华人高管创始团队对FF的影响力已经被严重削弱。

FF高层大换血后续:贾跃亭亲信王佳伟出局,董事会与管理团队矛盾加剧,华人高管影响力被严重削弱

FF累计亏损29亿美元,贾跃亭回国路遥远

早在2014年时,贾跃亭就拿出了3亿美金造车。

彼时,贾跃亭联合前特斯拉高管尼克·桑普森、莲花中国区高管聂天心,共同在美国加州成立了一家公司——“LeTV ENV Inc.”。当年夏天,公司正式更名为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

FF成立的第二年,乐视网的市值站上历史巅峰的1505亿人民币。与此同时,法拉第未来遭遇了一连串的赔偿诉讼。

2016年11月,乐视生态危机爆发,2017年7月,贾跃亭远走美国,至今未能回国,以至于贾跃亭下周回国成了一个“梗”。

随后,恒大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Smart King由香港时颖与贾跃亭等FF原股东合资设立,全资持有“FF美国”和“FF香港”。

然而因控制权的争议,许家印被踢出了局。

2019年10月,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辞去原CEO职务的贾跃亭,以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的身份在FF任职。

2020年7月,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生效,债权人信托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如今,贾跃亭滞留在美国已经近5年时间,回国之路却始终看起来那么遥远。

在IPO之后,FF仅在2021年12月披露过一次财务数据,该公司预计第三季度净亏损将大幅扩大至2.8亿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3300万美元。

由于迟迟未量产,FF自2014年成立之后就一直无法摆脱亏损的命运。FF表示,自公司成立以来,因经营活动产生负现金流,预计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累计亏损约28亿美元。

FF高层大换血后续:贾跃亭亲信王佳伟出局,董事会与管理团队矛盾加剧,华人高管影响力被严重削弱

近日,FF发布的另一份公告中对业绩进行了预测。FF预计截至2021年12月31日年度的运营亏损在3.45亿美元至3.85亿美元间,而截至上年同期的运营亏损为6500万美元;预计截至2021年12月31日年度的净亏损在5.1亿美元至5.5亿美元之间,而截至上年同期的年度的净亏损为1.47亿美元。

FF还在公告中称,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公司预计将继续产生重大经营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1年12月31日,FF预计将累计亏损约29亿美元。


热门文章
日前,美国医疗AI公司Viz.ai宣布完成1亿美元的D轮融资,估值12亿美元...
2022-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