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箐被曝转投大众汽车:号称最狂智能车高管 因抨击特斯拉丢工作
作者 | cnBeta2022-10-25

还记得苏箐吗?华为最狂智能车高管,放话“华为自动驾驶绝对第一”、抨击特斯拉自动驾驶“杀人”,后来被任正非亲自签发下令罢免……他现在,被曝出加盟了大众汽车,准确说是大众旗下智能车子公司,更准确来说是大众与地平线合资的智能驾驶软件子公司。

不过这个新身份,对于苏箐其实再合适不过。

苏箐本人,有华为海思半导体的履历,有华为AI架构的打造经验,还在华为手机负责过终端智能技术,以及带队完成了华为智能驾驶产品的从0到1。

在大众与地平线的子公司,同样也是基于芯片、软件和终端来打造智能驾驶、自动驾驶方案,所以无论履历还是人选上,苏箐都再合适不过。

如果有遗憾,或许只能是华为的遗憾,是华为“不造车”战略中不容有疑的挥泪斩马谡遗憾。

苏箐新去向

实际上,苏箐和大众的传闻,早在苏箐离职华为时传出,但一直未获细节证实。

而就在最近,据36Kr最新爆料,苏箐确定加入大众,并且是大众旗下软件公司CARIAD和地平线新成立的合资公司。

苏箐被曝转投大众汽车

这家合资公司,在近期对外官宣时一度引发热议。一方面是大众为了补齐智能化短板的大手笔,重金砸入24亿欧元,换算成人民币超160亿之巨,并且大众还握有控股权。

另一方面是国产AI芯片的头雁代表地平线,在连续被国内主机厂认可上车之后,终于得到了全球巨头的加持认可,尤其还是基于芯片的,不可谓不值得关注。

36Kr的报道说,苏箐的职位可能是某项技术负责人。

不过即便尚未得到大众方面的回应确认,也基本能推测出苏箐的工作所及。

因为这家大众和地平线的合资子公司,公告之时就已经明确,要围绕全栈式的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和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展开。

地平线创始人也明确,虽然地平线整体的定位仍然是Tier 2——二级供应商,但与大众的这家合资公司例外,会以Tier 1的角色展开。

这也不难理解,地平线有芯片,合资子公司可以基于芯片硬件搞软件和算法,最后端到端交付给大众量产车或其他主机厂,这不就是Tier 1嘛。

苏箐被曝转投大众汽车

所以苏箐,算法和软件出身,然后在华为时期既有海思芯片的经验,又在AI战略中锻炼了架构能力,最后还有长期的终端相关履历,大概率会是CTO或技术总负责人之类的角色。

具体信息,静待大众官宣即可。

苏箐其人其事

苏箐是去年12月被曝从华为离职的。

但从2021年下半年因“批评特斯拉”被罢免职务之后,苏箐离职出走,就已经处于倒计时。

苏箐被曝转投大众汽车

不走都不是苏箐的性格。

此前在华为内部,苏箐一直被当做一位技术狂人。有内部员工评价,说苏箐脾气耿直,领导风格上“桀骜不驯”,“技术至上”,而且说话直来直去,敢说敢言,颇有小“大嘴”之风。

在华为的任职中,苏箐也跟“大嘴”关联密切。甚至可以说苏箐是余承东旗下干将,曾担任华为终端公司首席架构师,也曾在华为海思半导体研发芯片,大名鼎鼎的达芬奇AI架构(麒麟芯片的架构,AI跑分获世界第一)就是由他领导开发。

而当时选择让苏箐领导自动驾驶团队,也有观点认为是华为有意为之,“像自动驾驶这么困难的事,也许得要这么偏执的人才能做成。”

在带队华为自动驾驶后,苏箐的观点和言论,也屡屡引发热议。

在去年4月上海车展前夕,作为华为自动驾驶首秀后的发言人,苏箐语出惊人:

苏箐被曝转投大众汽车

“华为自动驾驶绝对第一。”

“现阶段做RoboTaxi的企业都得完蛋。”

去年7月,上海世界AI大会现场论坛,苏箐又直言特斯拉自动驾驶方案弊端。

他引用特斯拉的事故事实,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苏箐说,特斯拉这几年下来,事故率还是挺高的,而且是从“杀”第一个人到最近“杀”的人,它的事故类型非常像。

特斯拉

作为以耿直技术男的新晋华为“网红”,苏箐用到了较为尖锐的杀人字眼……

但苏箐也解释说,之所以这个地方要用这个词,可能大家听起来很严重,然而逻辑上、事实上就是如此。

他展开称:“机器进入人类社会和人类共生的时候机器是一定会造成事故率的,讲难听点就是‘杀人’,只是说我们要把它的事故概率降到尽量低。从概率上来说,这就是一件有可能发生的事。”

就是因为这一番言论,后来被华为最高层罢免,据称罢免调令还是任正非亲自签发的——可见这一言论影响之大,以及华为处理之审慎。

对这一人事调动,官方当时还专门作了回应:

我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苏箐在参加外部活动谈及自动驾驶技术与安全时,针对特斯拉,发表了不当言论,苏箐已就其个人不当言论进行了深刻检讨,但鉴于其言论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公司决定免去苏箐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

华为方面当时还强调,华为公司尊重产业界每一个参与者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努力与贡献,也希望与产业界共同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这种官方对外的说辞,也跟华为当时所处的战略进程息息相关。那时候华为刚刚再次明确,面向智能车转型,角色就是供应商,坚定不造车,所以可以理解为包括特斯拉在内的车厂,都是华为的潜在客户,而对于“客户第一”的华为而言,苏箐的言论确实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苏箐被曝转投大众汽车

但即便如此,也有很多人为苏箐鸣不平,认为其只是说了真话,揭下皇帝新衣,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处罚。也有观点说,苏箐是“挥泪斩马谡”的不得已之举,杀鸡儆猴,苏箐这样的高管都会被处罚,内部就能更加坚定推动“不造车”的战略。

然而对于华为“不造车”的战略,疑云并未就此消除,最关键的还是合作进展不算顺利。华为最初的目标是成为博世一样的公司,能够给所有车企供应电动、智能和各方面方案。

但华为这样的定位,最大的挑战来自信任。别说国外的巨头车企有疑虑,连上汽这样的国企巨头,都公开表态不能让华为拿走“灵魂”。

苏箐被曝转投大众汽车

种种不信任之下,华为最后的“帮助造好车”的结果也很明显,外界甚至有了新名词:含华量。对华为配合度高的车企,比如赛力斯,销量就能起飞;对华为配合度不够的车企,比如北汽极狐,就销量惨淡……但赛力斯虽然赢得了利润,却也不断被评价成了华为代工厂,问界就是华为的“贴牌车”。

于是形势如此,加上今年华为“不造车”的签发令时限已过,是否下场造车,再次被热议讨论。

只是如果华为最终还是选择了造车,那苏箐岂不就成了战略牺牲品?成为了特定时期里被处罚的高管。

所以外界对于苏箐的关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华为造车与否的关注。

可惜无论华为的战略是否改变,对于苏箐都不可逆,他回不去,只能在合资公司里,奋力证明自己,证明华为确实提供了平台机遇,但他确实也有很强的个人能力。

热门文章
据韩媒报道,SK海力士25日宣布,已成功开发出DDR56400Mbps速度的32GBUDIMM和SODIMM,并已向其客户提供了该产品的样品。报道称,SK海力士研发的DDR56400Mbps模块产品是
2022-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