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工业巨头GE将被拆分说起,聊聊为什么国内工业互联网反而后来居上了?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1-11-11

  导 读:根据GE官网的声明,其将被拆分为三家独立的公司,分别专注于航空、医疗和能源,标志着这家拥有近130年历史的美国工业巨头走向了分裂。

1

  昨日,一条消息在笔者的朋友圈内引起了广泛讨论——老牌工业巨头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下称GE)要分拆了!

  根据GE官网的声明,其将被拆分为三家独立的公司,分别专注于航空、医疗和能源,标志着这家拥有近130年历史的美国工业巨头走向了分裂。

  按照计划,GE医疗会在2023年被率先分拆;随后公司会将GE可再生能源、GE发电和GE数字集团三大业务合并,组建以引领能源转型为核心业务的公司;在此之后,GE自身将成为一家专注于航空业务的公司,聚焦打造未来航空,GE的名字也将保留在航空公司。消息公布后,通用电气在美股盘前一度跳涨17%。

2

  GE数字集团的“坎坷”经历

  这个消息让笔者颇为感慨,毕竟说起来,GE可是笔者在最开始入行时为了学习工业互联网相关知识而仔细研究过的公司。这些年陆续认识了很多GE数字集团的人,也写过不少稿子,当然也一直在关注其进展。

  对物联网圈,尤其是工业互联网圈的人来说,GE和他的Predix平台几乎是如雷贯耳般的存在。

  2015年,GE第九任董事长伊梅尔特大胆激进地推行数字化转型,成立了数字集团,并在当年8月率先推出首个面向工业数据和分析的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以此为引,工业互联网的大潮开始以不可抵挡之势席卷全世界。

  Predix推出后一时风头无两,曾是制造业界效仿的标杆。经过多年发展,在2021年的今天,大洋彼岸的中国,工业互联网已经作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担当起中国数字经济繁荣发展的催化剂,各式各样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华夏大地上遍地开花。某种意义上,如今这般盛况的造就,身为工业互联网概念提出者和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山者的GE功不可没。

  然而,每个未知领域的拓荒者大抵都不会一帆风顺。Predix高调问世后,GE的营收和利润增长却几乎停滞,一直在烧钱的数字集团未能盈利,这让伊梅尔特和平台本身都备受质疑。

  时间来到2018年,业内开始充斥着GE将卖掉数字集团及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的传闻,这一令人沮丧的消息甚至影响到了国内对工业互联网发展前景的信心。

  当年10月,美国丹纳赫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Lawrence Culp空降至GE,成为新CEO。他将GE数字集团的智能平台(Intelligent Platforms)分部卖给了美国工业自动化巨头艾默生,并计划分拆数字集团,但这一想法最终也没有落实。

  到2020年时候,笔者甚至还帮GE数字集团写过一篇专访稿(详见《专访工业互联网开山者:GE的数字化战略究竟发生了哪些改变?》)。

  文章的核心观点是——

  GE从来没有放弃过数字化业务,而是经过深入思考和沉淀之后,从“台前”来到了“幕后”,变得更加务实落地、更加轻装简行、更加开放合作,踏踏实实致力于为行业企业创造切实的价值。

  如今,不过一年多的时间,GE数字集团的命运再次发生变化,其未来或许将在GE以能源转型为核心业务的新公司里承担数字化的重任。我们知道,电力向来是数字集团做的最好、最扎实的领域,未来数字集团也将继续帮助能源客户实现降本增效——这和GE最初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的初心也是一致的。

  只是无比可惜的是,在最初GE对未来的设想中——Predix应该是一个类似手机应用商店的平台,里面有各种用途的软件可供工业客户去下载,以帮助工业客户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甚至开拓新的商业模式。而GE本身则可以从客户对APP的使用中赚取利润,在工业领域再造一个安卓或IOS的神话——这注定不可能实现了。

  就GE数字集团的实践和探索来看,与“大而全”相比,“小而精”难道才是更适合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路线?

  国内工业互联网后来居上

  虽然先驱者没能成功令人遗憾,但他们的拓荒旅程却为后来者留下了宝贵的经验。

  五六年前,国内业界非常喜欢“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分析分析美国工业互联网走的什么路线,研究研究德国工业4.0采用什么模式……但是最近一两年,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相同的感觉,我们看国外那些前辈们的东西越来越少,反而讲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多。

  经过几年的大浪淘沙和踏实沉淀,虽然依然面临很多不可避免的问题和挑战,但我国工业互联网总体上进入了一个繁荣发展期。

  “繁荣”可以体现在两个维度,一个是数量,一个是质量。

  工信部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全国具有一定行业和区域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100家,连接工业设备总数达到7600万台(套)。

  所以,我们不妨也趁此机会来分析分析,为什么国内工业互联网产业反而后来居上了?

  第一,政策助推

  当然,我知道大家不太爱听政策分析,觉得很枯燥,但不可否认的是,政策对一个产业的助推作用是非常强大,甚至有时候是决定性的。毕竟有了政策导向,就意味着有资源、有补贴,而且各个企业会劲儿往一处使,容易把产业链很快完善起来。

  这几年,随着工业互联网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大,工业互联网也逐步成为国家政策及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常客”。

  2018年“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同年6月和7月,工信部印发《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

  2021年1月,工信部发布《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同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发展工业互联网,搭建更多共性技术研发平台,提升中小微企业创新能力和专业化水平。

  这充分说明工业互联网发展的线路规划越来越明晰,中国工业互联网正迈入快速成长期。

  第二,技术协同

  严格来讲,工业互联网并不是一项具体的技术,而是综合应用各种数字化技术赋能于工业应用,帮助企业实现提质降本增效。这就意味着工业互联网要想发展的好,包括通信、AI、大数据、云计算相关的技术都必须非常成熟,才能协同组成一整套完整的解决方案。

  恰巧,近几年,我国这些技术领域都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有些甚至已经领先世界,典型的比如5G。目前国内5G基站数已经突破百万,达到惊人的115.9万个,占比全球70%以上。也就是说,全球每3个5G基站,就有2个位于中国。

  完善的基础设施加速了5G在产业互联网的落地,尤其是制造领域。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在建“5G+工业互联网”项目超过1800个。

  很多工业互联网领先企业都在积极和运营商合作搞5G,比如去年,海尔卡奥斯COSMOPlat宣布将与中国移动在5G+工业互联网能力建设、平台建设和场景应用等方面开展深入业务合作,共建5G+工业互联网产业示范区,探索5G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应用实践。双方曾打造并发布过全球首个智能+5G互联网工厂;其基于5G+MEC的海尔智慧工厂端边云协同体系也曾荣获工信部第二届“绽放杯”5G应用征集大赛一等奖。

  第三,应用落地

  这几年,工业互联网圈不但讲国外对的模式越来越少,而且讲概念性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了。

  早些年,你遇到个人还得跟人解释啥是工业互联网,啥是工业4.0,啥是智能制造,但现在已经没人关心这些概念具体是啥意思,更没人关心这些概念之间有啥区别。

  那大家现在讲什么呢,讲应用、讲价值、讲落地,思考怎么规模化复制……正是因为思想上的这些转变,才让国内的工业互联网扎扎实实地在实践中稳步向前。

  于是,我们也看到了不少行业优秀案例。

  比如海尔卡奥斯赋能宜宾天原集团——双方共建的中国首个氯碱化工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今年3月正式上线,为打造氯碱应用软件生态、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面向特定场景的智能工业应用提供了统一的移动应用框架。平台建成后首先在天原集团的海丰和锐企业开展赋能实践,累计降本超过2000万元,新增创收3000多万元。

  比如树根互联赋能“新天钢”——作为华北地区重要的钢铁企业,新天钢冷轧薄板有限公司依托根云平台,打通了公司产业从销售到生产全流程数据共享,深度挖掘,优化成本,辅助决策,实现人、事、物的互联互通,加速冷轧钢铁产业数字化转型。

  再比如蓝卓赋能安庆一枝梅——安庆一枝梅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是拥有60多年悠久历史的企业,是国内外颇具盛名的专业制皂企业。蓝卓与中国电信安庆公司联手,全面整合了公司现有的基础数据,为安庆一枝梅打造了5G智能化工厂,提升了公司的整体管理水平。

  ……

  未来,笔者也期待看到更多国内优秀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做出更多的实绩。


热门文章
导读:随着5G覆盖的持续向好,在中国、韩国及美国等5G相对发达地区,5G用户数及ARPU值的增长,以及相关创新业务带动运营商业绩增长。1.全球5G网络持续普及,终端不断丰富。截止8月已有175家运营商推出5G商用服务,82家开始投资5GSA,发布5G终端超过900款。同时,5G专网势头不减,全球超过370家公司投资5G专网,企业用户遍布汽车、公用事业、公共安全等领域。2.随着5G覆盖的持续向好,中
202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