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产业发展从“1”到“N”,需要跨越哪些阻碍?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1-11-16

  5G商用两年以来,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底,我国已建成5G基站总数115.9万个,不但5G手机终端连接数达到4.45亿户,其在产业端也涌现出大量的优秀案例,渗透到工业、农业、建筑、医疗等千行百业,可以说是实现了“从0到1”的跨越。

  随着5G建设步伐的加快以及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的开展,未来5G应用的任务面临的将是从“1”到“N”的发展——标杆案例已经有了,接下来该如何实现规模化复制呢?

  所以,是时候来思考5G产业进一步发展需要跨越的阻碍了!

  在此背景下,紫光展锐于近日举办了“2021年5G行业应用线上研讨会”,邀请了产业链多位5G行业探索先锋,一起分享5G应用成果、展望行业发展未来。

5G

  5G规模化发展的挑战

  当天参加研讨会的专家分别来自于中国信通院、中国移动、京东物流、新松机器人、海信集团、鼎桥通信和紫光展锐。虽然大家分处于整个5G大产业链的不同环节,但是却对5G未来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挑战有不少相似的认知。

  首先,大家基本都同意成本问题是5G规模化落地的一大阻碍。

  京东物流5G智能物流架构师陈亚迷表示,物流是一个毛利很低的行业,人口密集度比较大,工序也比较碎片化,因此会格外关注5G解决方案的部署成本。他直言,“‘To B’的客户,在成本上比‘To C’更加的敏感,所以我们需要控制5G的成本,来满足投入产出的有效计算。”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中央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李邦宇对这一点同样感同身受,他表示:“我们属于制造业设备的提供商,因为制造业本身利润率比较低,所以对我们的成本要求也比较苛刻。”在李邦宇看来,5G的成本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硬件成本,比如5G模组、5G CPE或者固件网络等;另一个则是资费,比如室外机器人回传视频场景的数据量是非常大的,有可能出现资费成本比设备成本更高的现象。

  海信集团技术总监庄侃认为,5G MEC专网也是一块特别大的投入,因为海信自身的园区特别多,每个园区都要部署一张MEC网络的成本是企业难以承受的。

  除了成本,5G在实际应用和部署过程中也存在诸多问题。

  比如其应用范围受限,目前5G在一些移动场景——AGV、仓储、柔性产线用的比较多,但是在一些固定场景里的便利性就不如有线。再比如“开物联网卡”的流程中存在很多技术问题,且使用过程一旦出现网络问题,排查故障就需牵扯到企业内部和运营商两个环节,效率低下。

  当然,可以预见的是,成本和技术问题在不久的将来都会被解决,然而一个更大的问题则是整个5G全产业链相互之间的理解和融合。

  针对于此,鼎桥物联网模组产品线总经理陶晗丰举了个很典型的例子。

  有家企业是做柔性传感器的,这种传感器贴在身体上以后,可以测量健康指标,并把这些数据进行回传。乍一看,这种场景其实对带宽的要求并不高,甚至4G cat.1的传输速率已经足够。但当鼎桥和应用方进行深入沟通,并向对方介绍了5G在低时延、高带宽方面的特性之后,对方却对此非常感兴趣,且能立即站在通信厂商的“视线盲区”里思考问题。他们觉得,如果有了5G的“低时延、高带宽”,那么就可以在原来的解决方案上叠加成熟的动作捕捉和AR/VR技术,由此进军泛娱乐的领域,这就大大拓宽了原来柔性传感器的应用。

  基于此,陶晗丰感慨:“所以我们一定要和应用伙伴多碰撞,这样才能够看到一些更新鲜、更有市场潜力的应用。”

  5G行业先锋引领产业发展

  面对来自成本、技术和产业链融合的障碍,中国信通院5G应用创新中心副主任、5G产业方阵行业应用组主席杜加懂阐述了自己认为的破局之道。

  在他看来,现在的5G网络部署之所以贵,是因为它改变了传统的固网模式。之前 “To C”的固网都是集中模式,比如MEC是以省市为单位布放的,所以价格就显得不是那么贵。但是如果将单位一下子缩小到单个企业,那么整个网络的功能、性能、容量就显得特别的“大”——这就需要对设备做定制化和轻量化的改造定制化是指什么?比如,我们的MEC设备需要和行业原有的业务系统进行互联互通或者相互融合,真正做到边缘侧能够承载行业的业务系统。轻量化是指什么?比如,MEC原来承载的可能是百万级的日处理,现在相对于行业来说功能要做削减。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现在5G终端特别贵,且终端市场比较分散。如果说手机应用是集中型市场,那么5G终端就是碎片化的市场。虽然其整体上可以和手机这样终端量级相匹配,但是你拆分来看每个行业终端类型发货量都不大,而且每类终端都有定制化需求。这样就会对上游的模组、芯片提出比较差异化的需求。

  作为5G产业链最上游的底层芯片提供方,紫光展锐首席技术专家(标准研究)潘振岗博士阐述了自己能够为产业所做的事情。

  “如果从我们自身应该在这个行业里担任的角色来看,我们就是一家优质的芯片提供商,或者说面向未来5G行业应用提供底层技术能力的企业。然而,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我们也承担了许多超越本身角色定位的工作。

  一方面,展锐花了很多的时间“拉通”了整个5G技术生命周期里的不同环节——展锐除了与模组厂商合作之外,也有一些基于展锐芯片的共性平台可以直接让下游用户提前体会到芯片商的能力。

  站在产品的角度,展锐最本质、最原始的角色就是推进芯片能力的快速迭代,快速引入一些新的特性和功能来满足客户需求。比如,虽然5G R16标准还没有冻结很久,但展锐针对用户需求方面最迫切的技术特点都在其芯片上体现出来。

  另一方面,围绕着行业应用本身,展锐从2019年开始“大撒网”般地接触了数十个行业,包括与大量的企业和行业协会进行实地走访、技术研讨、需求挖掘等等

  目前来看,有些行业在5G应用方面走的比较靠前,例如物流、机器人等,他们快速了抓住了行业需求要点,从而能够实现快速落地。还有一些行业尚在交流过程中,这些行业真正落地仍需继续探索。未来,展锐将持续发力,以真正从底层技术的角度赋能垂直行业。

  目前,搭载展锐5G芯片V510的5G CPE设备,已经在海内外市场量产商用;业界主流模组厂商都已经基于展锐5G芯片推出多款5G模组,它们均已被应用到各种形态的5G行业终端上,为多种多样的行业场景带来5G技术变革。

  通过在技术侧、平台侧的完善布局,展锐已经为5G赋能千行百业做好了准备。目前,展锐已携手行业伙伴,商用落地了超百款行业终端应用案例,让5G技术赋能智慧医疗、智慧物流、智慧电力、智慧采矿、智慧交通、智能制造、智能园区等千行百业的智能化转型。


热门文章
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推动物联网全面发展,将物联网纳入七大数字经济重点产业,并对物联网接入能力、重点领域应用等作出部署。近年来,我国物联网产业保持强劲增长态势,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2020年我国物联网产业规模突破1.7万亿元,预计2022年物联网产业规模将超过2万亿元。最近工信部等八部门近日联合印发《物联网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
2021-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