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互联网行业反垄断是否会成重点?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1-11-18

58岁的副部级领导甘霖出任国家反垄断局局长,这则近日由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公布的人事消息,意味着国家反垄断局已正式成立。

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 互联网行业反垄断是否会成重点?

据人社部网站消息,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任命甘霖(女)为国家反垄断局局长。

11月18日上午,国家反垄断局在北京三里河东路8号正式挂牌。封面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国家反垄断局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牌子分别悬挂于办公大楼两侧。

记者注意到,11月16日,第七届金砖国家国际竞争大会开幕大会上,甘霖作为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国家反垄断局局长、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秘书长,与金砖国家竞争机构负责人共同签署《成都联合声明》。

国家反垄断局局长甘霖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显示,甘霖现任致公党中央副主席、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国家反垄断局局长。

新机构的设立以及近来多个途径释放的反垄断机构扩容信号,在持续强化的反垄断背景下,让各界对我国反垄断执法格局调整抱以更大关注。

同步亮相 市场监管总局新增反垄断部门

有分析指出,国家反垄断局“脱胎”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反垄断局为总局下设司局级单位,官网显示,主要职责为拟订反垄断制度措施和指南,组织实施反垄断执法工作,承担指导企业在国外的反垄断应诉工作;组织指导公平竞争审查工作;承担反垄断执法国际合作与交流工作;承办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日常工作。

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成立

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成立(封面新闻记者代睿摄影)

作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的甘霖此前便分管反垄断工作,主要分管执法稽查局、反垄断局、价格监督检查和反不正当竞争局。此次任命后,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显示,甘霖分管的单位为执法稽查局、竞争政策协调司、反垄断执法一司、反垄断执法二司、价格监督检查和反不正当竞争局(规范直销与打击传销办公室)。

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旭对封面新闻记者表示,此次调整说明反垄断工作地位的提升,“不过负责人没变,说明在领导风格等方面应该没有太大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三个新设反垄断司局也几乎同时亮相。记者梳理第七届金砖国家国际竞争大会议程发现,吴振国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执法一司司长身份参加分论坛,而2018年机构改革以来,吴振国一直担任总局反垄断局局长。同时,以总局反垄断执法一司副司长身份亮相的俞路,自2019年5月起任总局综合规划司副司长。

此外,竞争政策协调司和反垄断执法二司相关负责人也出现在大会分论坛上,即竞争政策协调司副司长周智高、反垄断执法二司副司长徐乐夫,两人此前都是总局反垄断局副局长。

不过目前,关于国家反垄断局和相关新设司局的具体信息,包括人事安排、如何运作等,还未见官方公布。

反垄断机构亟待扩容

记者同时注意到,国家反垄断机构“招兵买马”其实已有信号。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信息显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拟招录33名公务员,其中反垄断司局18人,占比过半。

人员编制提升,决心充实执法力量,在刘旭看来是反垄断执法领域一系列动作释放的最直接信号,“现在的反垄断局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框架下,40多人,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单位,要想进一步扩大编制比较困难。单独成立后,显然会对执法编制的增加、充实执法力量提供较好的基础条件。”

据了解,如今的反垄断局来源于2018年机构改革时的“三合一”。2018年之前,反垄断执法分别由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司(2011年更名为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商务部反垄断局、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分工负责,三家机构之上还有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2018年起,总局反垄断局成为专门负责反垄断执法的机构。

刘旭认为,“三合一”调整后,最积极的变化体现在配套规则上,《反垄断法》的配套规则在2018年机构整合之后,出现了一波集中修订,以前是三个部委颁布配套规则,后统一由市场监管总局颁布,基本上主要的配套规则都进行了重新修订和更名,对统一执法尺度会有帮助。并为后续强化反垄断创造条件,提高落实政策的效率。

但刘旭也指出,“三合一”后也带来人员编制减少、反垄断执法力量不足的问题。刘旭梳理发现,2018年机构改革后,反垄断执法工作编制数量远少于欧美国家,2019-2021年数量并未增加。

与此同时,对扩充反垄断执法力量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主任黄勇今年2月接受《财经国家周刊》专访时提到,我国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目前编制不足50人,在应对跨国集团、平台企业时,执法资源明显不足。相比之下,欧盟、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多为独立部门,人员编制规模达千人以上。

“今年开始增加了编制,我觉得是个积极进步。”刘旭认为,国家反垄断局的成立也意味着执法力量将扩容,但后续会以什么形式、怎样的力度来扩展,目前还不太清楚。除了招募新公务员,通过各部委或市场监管总局内部协调一些中青年骨干参与反垄断执法,也可能是充实执法队伍的一种途径。

专家:互联网行业反垄断监管在全球都非常受重视

近来,从顶层政策到行业案例,强化反垄断的信号持续加强。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今年3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再次强调优化监管框架,实现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监管,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关于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的意见》,要求加大反垄断监管力度。全国市场监管系统反垄断工作会议也提出,2021年是反垄断工作“大年”。

具体到行业上,监管动作也频频出手。今年以来,市场监管总局查处阿里巴巴“二选一”案、腾讯音乐独家版权案、虎牙斗鱼经营者集中案等头部平台企业垄断案件,并加强对社区团购低价倾销、价格欺诈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监管执法。

业界认为,未来互联网行业仍是反垄断工作重点之一。在刘旭看来,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监管在全球都非常受重视,“我国互联网行业的并购在过去10年很常见,但以前基本上没有对这些并购进行反垄断审查,现在大量互联网行业未依法申报的经营者集中需要事后审查,监管压力是很大的。”

刘旭认为,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是当下反垄断工作中一个较大的瓶颈,“每年大概有400多个案件,审查工作压力是比较大的,以前只有大概15个编制来负责处理这些案件的审查,而且限定期限是90个自然日,这就意味着更大的文件审查强度,所以这方面肯定需要更多编制。”同时,在保证效率之外,经营者集中审查还需要保证专业性,“尤其涉及到互联网行业时,需要相关专业人才。”此外,还应强化对垄断协议和滥用支配地位的调查。

此外,刘旭观察发现,自2008年《反垄断法》施行至今,全国各地的反垄断执法案件数量差别较大,地方对反垄断工作的重视有待提高,“随着国家反垄断局成立,或许省级反垄断局陆续也会成立,这样也可以扩大执法编制,地方的工作应该说理论上可以更好开展。”


热门文章
长期以来,物联网所形成的巨大市场和数以十亿计的庞大设备数量已经逐渐为人们所熟知。同时,可移动的物联网设备正在变得越来越多,有线电源也并非长久之计。随着物联网市场的持续蓬勃增长,设备的供能方式、电池问题正在成为新的挑战。试想一下,假设我们拥有10亿台物联网设备,每台设备的电池寿命达到3年,这就意味着平均每天需要更换近100万个电池,带来成本压力、环境危害等诸多问题。那么有没有什么新的供能方式,可以纾
2021-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