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可元宇宙?(让元宇宙再飞一会)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1-11-18

想象一下,当你切换为一种“虚拟分身”的形态,站在科幻感满满满的街道,跟身边飘过的各种创意形态的朋友交流,谈工作谈兴趣。这个场景虚拟、人际真实的世界,是不是很值得期待?

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Z世代群体,习惯活跃在各类兴趣文化和社交软件的前沿。智能设备和无线宽带的普及,使得他们在成长环境中“随时随地浸入虚拟生活”成为可能。

元宇宙的出现,将给年轻人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改变?

元宇宙

畅 想

虚拟会议室如果普及,能让我们的肉身不再忍受早起挤地铁赶早会的痛苦吗?在家里边刷牙边参加会议能成真吗?更进一步畅想,元宇宙到来后,我们是不是就不用再委屈自己租住在单位附近那些老破小的房子里?同样租金,换一个山林海边宽敞的住所,只要网络好,办公效率和社交交流都能满足。人在家中,思想却和异域甚至不存在的世界里的人们发生碰撞。千里之外的快乐和悲伤和你得以共情,岂不是真正实现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这一切美好的期待,会随着元宇宙而到来吗?

……

社交和游戏,是现在大热的元宇宙概念中,可能最先落地的两个赛道。

在社交赛道上,未来无论身处何地,人类戴上设备就可以用“虚拟分身”,在虚拟空间里实现与职场的连接,与兴趣的连接,与特殊场景的连接,和身处不同地区的人进行多向信息交流。

这份突破肉身物理空间限制的自由,非常令人向往。从提升社会沟通效率的角度,其积极价值也很值得期待。

但在目前更为热门的游戏赛道,用户将面临的未来,则有一些“繁华的隐忧”。

沉 迷

游戏的易成瘾问题,已经是经常被媒体反思的社会话题。元宇宙概念下的全面技术升级,无疑将进一步大幅提升游戏世界的“沉浸体验”,虚拟与现实的边界更容易模糊,虚拟社交与现实社交的区别,更容易混淆。对于缺乏自控能力的群体来说,甚至会迷失了生活的方向,想逃离现实世界的种种困境。

在电影《盗梦空间》中就有这样的一个画面,地下室躺着的一群沉浸在梦境里的人,他们仅靠着吊瓶维持生命,偶尔醒来一小会,然后又会回到睡梦中去。用药剂师的话来说,梦境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现实,而现实则是他们偶尔做的一个梦。

鸣镝 | 让“元宇宙”再飞一会儿

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长时间沉溺在虚拟世界中的人,或许不是分不清现实和虚拟的世界,而是舍弃自己所不喜欢的现实世界,不愿意面对的平庸人生。

现 实

元宇宙离我们还有多远?答案是不确定的。

但清晰的是,虚拟的依然归于虚拟,现实的仍回归现实。

当元宇宙被炒的沸沸扬扬,编织唾手可得虚拟却舒适的安乐窝之时,我们在现实世界中,仍然只是挑灯熬夜备考、每天挤1小时地铁上班、凌晨两三点在街头摆摊……一个努力奋斗去创造财富,创造生活,为了实现自己的欲望和追求的平凡人类。

当我们的知识还不足以透彻看清元宇宙的“真身”,元宇宙课程已经开始争割韭菜,有人日进斗金,有人狂赚百万,挖空心思从元宇宙概念中分得一杯“流量羹”。

这就提示我们,对待新鲜事物,在保持好奇和探索的同时,也要保留一份审慎与理性。

相比于在虚拟现实世界获得的新鲜体验,真正的“元宇宙”是你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头顶的这片天空,是一望无际的深海,浩瀚无垠的星际,是身边的家人朋友,是柴米油盐姜醋茶的烟火气。

一些新概念的走红,也正是承载着人们对技术发展的信心,以及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元宇宙的诞生,应进一步促使人们思考如何过好万物互联的“移动生活”。


热门文章
在数字驱动型经济中,物联网和价值共创共享是当今社会发展的两大相互关联、促进的驱动力。研究并揭示两者之间的相互关联和促进,构成当今数字经济研究的重要领域,更是中国发展的重大而急迫的现实需求。《基于物联网应用的价值共创模式与运营》凝聚了电子科技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马永开教授及其研究团队最新的研究成果,紧抓物联网应用和价值共创模式与运营两大关键主题,紧跟我国发展的重大现实需求,紧扣包括理论界、产业界和政府
2021-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