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4年跨越式发展,谁成了这片海域的“巨鲸”?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2-02-17

随着工业互联网“汪洋”的不断洗牌和迭代,整个产业生态呈现出新的面貌和格局,以卡奥斯COSMOPlat为代表的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巨头,如勃勃海域里的“巨鲸”一般,承担着海洋生态“发动机”重任,翻涌着产业巨浪,哺育着千企百业,推进工业互联网跨越式奔腾,最终带来整片“汪洋”的生态繁荣与价值共享。

2021年,对工业互联网而言是跨越式发展的一年,对中国工业互联网更是如此。

去年11月,老牌工业巨头通用电气(GE)被曝分拆,昔日巨头没落令人唏嘘。除此之外,国外那些曾经引得国内争相学习的先进制造模式和企业,最近几年也逐渐没了声响。

与之相比,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历经数年大浪淘沙和踏实沉淀后,反而逐渐走出了自己的特色和道路,总体上进入了繁荣发展期。随着工业互联网“汪洋”的不断洗牌和迭代,整个产业生态呈现出新的面貌和格局,以卡奥斯COSMOPlat为代表的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巨头,如勃勃海域里的“巨鲸”一般,承担着海洋生态“发动机”重任,翻涌着产业巨浪,哺育着千企百业,推进工业互联网跨越式奔腾,最终带来整片“汪洋”的生态繁荣与价值共享。

工业互联网4年跨越式发展,谁成了这片海域的“巨鲸”?

中国工业互联网的跨越式发展

中国工业互联网的跨越式发展可以体现在两个维度,其一是应用范围全面拓展,其二是应用进程全面深化。

从数量上来看,根据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最新数据,目前,我国具备一定行业、区域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超过100个,连接设备数量超过7600万台套,工业机理模型数量达58.8万个,服务企业超160万家。

从行业看,工业互联网应用范围已从个别行业向钢铁、机械、电力、交通、能源等国民经济重点行业加速渗透;从环节看,工业互联网从研产供销服各环节单点应用,向全环节全流程综合集成应用和多领域系统创新延伸。

从质量上看,随着中国工业数字化进程已进入全面深化阶段,工业互联网助力制造业数字化创新正在从一家企业的单点突破走向生态间的融合共振。

这一趋势十分明显,如果说此前业内最常说的是“试点”“示范”“灯塔工厂”,如今最常说的则是“规模”“复制”“灯塔基地”。

比如,卡奥斯COSMOPlat赋能海尔三座互联工厂成为灯塔工厂,助力青岛啤酒打造啤酒饮料行业首个灯塔工厂,并赋能中德智慧园区(含4个工厂和1个智研院)赢得德国工业4.0奖,实现从单一灯塔工厂到灯塔基地的升级。

再比如,在西门子的助力下,素有“亚洲日用玻璃大王”之称的华兴玻璃的首家数字化灯塔工厂一期已于去年年底成功上线,未来西门子还将帮助其遍布全国的16家工厂进行数字化改造。

这些变化也对领军工业互联网平台商提出了跨行业、跨领域的新要求——既要能为大型企业提供端到端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又要兼顾中小企业在技术、人才和资金方面的局限性;既要能在垂直领域做通、做深、做透,又要能在不同行业、不同区域乃至不同国家实现复制和推广。

基于此,国家层面高度重视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自2019年起,工信部连续三年开展跨行业跨领域(双跨)平台评选工作,旨在加快培育一批实力强、服务广的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有效支撑制造业转型升级。

工业互联网平台“百舸争流”

近日,工信部公布了2021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卡奥斯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航天云网INDICS平台、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等15家平台入选。纵观这些入选者,可以说是出身各异、优势千秋、百舸争流,大致可以分为五股势力。

工业互联网4年跨越式发展,谁成了这片海域的“巨鲸”?

第一股势力来自传统制造企业衍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典型代表是海尔集团基于“人单合一”和“大规模定制”模式打造的卡奥斯COSMOPlat。基于海尔三十余年制造业经验,卡奥斯COSMOPlat开创了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大规模定制模式,把工业互联网和用户需求进行了有效对接,让用户能够参与全流程设计,实现工业互联网的差异化。在此基础上,通过数年的迭代,海尔把这个平台打造成了一个完全开放的生态系统。凭借跨行业、跨领域、跨区域生态赋能创新实践,卡奥斯COSMOPlat已连续三年蝉联工信部工业互联网双跨平台榜首。

工业互联网4年跨越式发展,谁成了这片海域的“巨鲸”?

第二股势力来自老牌工业企业内生外化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如富士康Fii Cloud工业互联网平台、树根互联根云ROOTCLOUD工业互联网平台、徐工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等。众所周知,工业领域每个细分行业应用千差万别,即使是同一台设备,由于工况差异其劣变程度也会有所不同。而这些工业企业在工业Know-how以及专业技术上有着深厚的行业积累,沉淀了大量的通用化、标准化工业机理模型,可以说是比较懂制造的一派。

第三股势力来自传统ICT企业将原有的解决方案向工业领域延伸,包括华为这样的CT巨头和浪潮、用友、东方国信等IT巨头。举例来说,华为云工业互联网平台FusionPlant包含工业物联平台、工业智能体、工业aPaaS三大部分,依托其在连接层的优势,可为工业企业提供工业全量数据接入,实现业务在云上敏捷开发,边缘可信运行,助力企业搭建增量的智能决策系统,赋能行业合作伙伴。

第四股势力则是互联网企业凭借在云计算、大数据分析以及软件服务等方面的先进技术和经验,在工业制造业领域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腾讯WeMake工业互联网平台和阿里云supET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最后,还有诸如忽米H-IIP、紫光云UNIPower这样的新锐平台,实力不可小觑。

工业互联网汪洋里的“巨鲸”

前不久,《“十四五”智能制造发展规划》重磅发布,可以说是为中国制造业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规划》中明确提出,到2025年,中国70%以上制造业企业要基本实现数字化网络化,建成500个以上引领行业发展的智能制造示范工厂。

让70%以上制造业企业实现数字化,这绝对是一项大工程,也绝非仅凭一两家工业互联网企业可以实现,需要构建完善的工业互联网生态。

平台向下承接设备,向上承接应用,是整个工业互联网生态中的关键一环。如果将整个工业互联网生态比作一片汪洋大海,那么领军者就宛如海洋中的巨鲸,承担着生态系统“发动机”的重任,他们在深海觅食,在海面代谢,将深海中的稀缺关键养分带到水面,促进浮游生物生长,而浮游生物是一切海洋食物链的基础,因此整个海洋生态系统也将更加繁荣。

工业互联网4年跨越式发展,谁成了这片海域的“巨鲸”?

连续三年蝉联工业互联网双跨平台榜首的卡奥斯COSMOPlat,正是这片海域里的“巨鲸”,发挥着引领、汇聚和赋能的关键作用。

一方面,许多传统企业虽然具备拥抱工业互联网的决心和实力,但却没有具体的实施方案和实施路径,不知道应该如何下手——这时,卡奥斯的示范和引领作用就得到了体现,其不仅有上文提及的“灯塔工厂”和“灯塔基地”示范,并已经在海尔收购的企业,如美国GEA、欧洲Candy、新西兰斐雪派克、日本AQUA等工厂成功复制了工业互联网的中国模式。以GEA为例,疫情期间,通过卡奥斯的赋能,在行业普遍下降的情况下,实现了收入、利润两位数的增长。

另一方面,对于一些中小企业而言,他们缺乏打造相关工业互联网应用的能力,而在平台能力方面,卡奥斯与全球一流资源、服务商和开发者协同进行科技创新与平台研发,融合前沿技术与工业场景,打造丰富的开发和应用生态,持续强化平台的数据、仿真、定制、开源、安全、生态能力,为企业提供聚焦场景的系统化解决方案。

此外,卡奥斯还将智能制造、供应链、采购、政企服务等企业最急需的能力模块化,打造为灵活组合、快速部署的专业化云平台和应用,帮助企业解决技术、资源、管理、资金等难题,快速落地智能化生产、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数字化管理等新模式。

未来,以建设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为路径,卡奥斯COSMOPlat还将不断抢占全球话语权,代表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走向世界。


热门文章
目前,我国建筑的绿色、节能、智能化发展已是大势所趋,但随着数字化改革的深化落地,建筑也暴露出了诸如用电设备多且难统一管理、系统复杂等弊病。青云科技推出了基于“云、网、边、端”一体化架构设计的双碳智慧建
2022-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