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元宇宙序章(元宇宙的发展现状)
作者 | Ivy2022-02-17

元宇宙,这个词诞生的意义可能大于一切,大于任何对她的解读。元宇宙,无疑是颠覆式创新的集大成者,我很希望元宇宙能够遍地开花,扎扎实实的在各行各业展现她的魅力。于是,我开始了这本以元宇宙为主题的书籍的写作,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你可以一起加入,方式详见文末。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说过,人类可以成为万物之王是人类可以通过群体合作完成一些轰轰烈烈的大事,比如说造金字塔和探月;所有大规模的人类活动,都是基于这种群体合作,其他物种如蜜蜂也有群体合作,但不管在合作规模还是在灵活性上,都无法和人类相比。

《产业元宇宙》序章|元宇宙的发展现状

为什么只有人类可以做到?人类之所以擅长群体合作是因为人进化出一种其他物种没有的能力,这就是想象力。人类通过这种想象力构造了一种超越客观现实的虚构现实。国家、民族、货币、制度、人权乃至信仰都是人类虚构出来的,虚构这些概念的人包括巫师、宗教领袖、律师、统治者和公司等等。人类生活在包含客观现实和虚构现实的双重现实中,其他动物只生活在客观现实中,这是人类可以统治地球的真正原因。

元宇宙的诞生,让我们人类有了一个新的共同想象。在大航海时代,我们滑动船桨,开拓未知之地,挖掘全球化的巨大市场。接着,我们开启了对太空的探索,面向更为壮阔的星辰宇宙,我们开启更为深远的征程。现在,元宇宙让我们看到除了由客观现实构成的物理世界,还有广袤的虚拟世界,我们可以用眼睛做梦,又一个激动人心的探索时代正在来临。

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

元宇宙,这个在科技圈迅速蹿红的词语,已经有三十年的历史。元宇宙,英文是Metaverse,最早由美国一位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他的小说《雪崩》中被提出。这部小说出版于1992年。与斯蒂芬森的其他许多小说一样,它涵盖了历史、语言学、人类学、考古学、宗教、计算机科学、政治、密码学、模因学和哲学。

在《雪崩》的最初中文译本(郭泽译,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年版)中,Metaverse被翻译为“超元域”,书中这么写道:“他在一个由电脑生成的世界里:电脑将这片天地描绘在他的目镜中,将声音送入他的耳机中,用行话讲,这个虚构的空间叫做‘超元域’。”

《雪崩》一经出版便引起了巨大反响,并且在美国高科技界一直享有盛誉。《雪崩》这本小说1993年获得英国科幻小说奖提名,1994年获得亚瑟C.克拉克奖提名。而且斯蒂芬森凭借这本书,成为了北美广受欢迎的未来学家,并在蓝色起源(Blue Origin)公司和扩增实境(Magic Leap)公司担任未来学家,足见这本小说的影响力。

关于元宇宙有很多解读,最言简意赅的说法,元宇宙就是“下一代互联网”。

之前我们经历了两代互联网,第一代是计算机互联网,第二代是移动互联网,如今互联网迈入第三代。在第三代互联网中,包罗万象。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统统都涵盖其中,因此把她们统称为元宇宙最为合适。元宇宙就是最新科技的综合体。

在计算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拥有数字身份,但是数字身份只是我们现实身份的辅助,离开数字身份,我们可以照常生活。但是在第三代互联网中,我们逐步进入了数字生存的新状态,人们处于数字身份和现实身份同等重要,甚至数字身份更加重要的状态。我们的行为数据,我们创造的各种数字价值,都会关联到数字身份上,离开了数字身份我们将会寸步难行。

举个例子,在疫情期间,我们使用健康码出入各个场所,在某种程度上健康码就是由我们的行程轨迹形成的数字身份认证,失去“绿码”可以说是步履维艰。通过健康码,我们可以快速建立信任,确认对方没有去过高风险区域。这是第三代互联网的另一个特征,在信息的基础上增加了价值维度。之前互不相识的两个人,可以通过数字身份快速建立信任和社交关系,实现低成本、远距离、实时性的互相协作。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既然元宇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被提出,为什么直到最近,元宇宙才开始盛行呢?

元宇宙也曾经历寒冬

在诞生以来的三十年中,人们从未停止对元宇宙的探索。在这个过程中,元宇宙经历过一次涅槃重生。正如Metaverse最初的中文翻译“超元域”逐渐淡出视野,“元宇宙”接力传承一样,Metaverse正在以新的姿态卷土重来。

国外对元宇宙的讨论较早,最早的相关讨论为1995年发表在《新科学人》期刊上的论文“如何构建元宇宙”。同时在1990年代初期,未来学家和企业联合创建了VRML,这是一种虚拟现实建模语言,承诺将3D图形和虚拟世界带入网络,预示着元宇宙的曙光。但是它却没有成功。

《产业元宇宙》序章|元宇宙的发展现状

在1990年代初期,科学家和工程师们预判虚拟现实VR将会提供可视化数据的新方法,成为与计算机交互的新界面。1993年末,软件工程师马克·佩斯和安东尼·帕瑞斯创建了一个3D网络浏览器的雏形。随后VRML这个术语被提出,全称是虚拟现实建模语言。VRML试图通过互联网动态链接到虚拟的3D世界,创建人们想象中的元宇宙,人们可以在这个世界中自由的聊天、交易、学习和购物。

起初VRML仅支持3D静态对象,随着时间的推移,VRML逐渐支持头像化身、动画和多媒体对象,并且得到了微软、网景、硅谷图形公司等数十家企业的支持,一时之间风光无二。

VRML为什么没有被广泛应用?虽然VRML 2.0版本成为了ISO国际标准,但是到了1997年人们对VRML的兴趣开始减弱,因为3D在线的世界并没有人们预测的那么实用。美国科技媒体分析认为,VRML未能达到预期,是由于受到带宽、硬件的限制,并且缺乏应用程序生态。那时计算机速度太慢,无法运行复杂的VRML,而且拨号带宽有限,网站的加载时间令人挠头。因此主流浏览器从未集成对VRML的支持,用户必须以来第三方插件或者客户端才能使用,加之VR虚拟现实头显既贵又不实用,没人愿意佩戴,更别提出现杀手级应用。随着VRML淡出视野,人们普遍对元宇宙有些失望,甚至有媒体预言元宇宙可能永远不会出现。

产业元宇宙的序曲开启

人类对于元宇宙的探索,起始于Metaverse概念诞生之前。在这个历程中,有很多值得记住的年份和名字。

1926年,尼古拉·特斯拉构思了一个无线连接的世界。在他的设想中,地球将转化为巨大的大脑,而实现这一目标的设备将比电话更加简单,体积也足够小,可以轻松放入口袋。1945年,范内瓦尔·布什描述了Memex,这是一个基于微缩胶卷存储的“个人图书馆”,可以存储各种书籍和文献,并且相互索引。20年后,“超文本”这个概念诞生。1964年,马歇尔·麦克卢汉提出将互联城市作为一个完整的信息系统。1966年,卡尔·斯坦布赫预言计算机将被融入到几乎全部的工业机器与产品中。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在科幻小说《雪崩》中,构建了一个新世界,叫做Metaverse。一个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平行、且始终在线的新世界在迭代中正慢慢显露出来。1999年,凯文·阿斯顿创造了“物联网”一词,用来描述射频识别技术在供应链中的应用……

2021年,可能将被回忆为元宇宙走进现实的元年。2021年3月,沙盒游戏平台Roblox作为第一个将“Metaverse”概念写进招股说明书的公司,成功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突破400亿美元,引爆了科技和资本圈,元宇宙才又重回大众视野。

Metaverse的前缀“meta”有超越的意思、元的意思,翻译成超元域和元宇宙都合理,但后者能让所有人瞬间认识到这件事情是创造平行世界,是宇宙尺度的事情,有可能包罗万象。

随着微软、英伟达、波音等公司纷纷入手布局元宇宙,人们逐渐意识到元宇宙的内涵仍在不断演进。元宇宙不是单纯的虚拟世界,她与物理世界也不是相互割裂,而是交汇融合。现实与虚拟的共存共荣,是元宇宙的存在模式,她正在解决如何将人的各种身份、现实世界中的各种事物,与虚拟世界进行融合。元宇宙最终会达到虚实相生的状态。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一开始存在边界,但两者的边界会变得越来越模糊,最终变成一个硬币的两面,相互依存。

元宇宙的价值并不是让我们脱离现实,沉迷虚拟世界,元宇宙需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为制造业服务,为各种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服务。因此我们需要推进产业元宇宙,通过构建和真实世界完全打通的虚拟空间,为真实世界提供更好的数字化支持。未来我们将不再区分传统企业和创新企业,因为所有企业都会是数字化企业。

本书将采用5W2H分析法,解读产业元宇宙即将给我们带来的全面、深度的变革,以及变革过程中产生的疑问:

  • Why→我们为什么需要产业元宇宙?(参见第1章)

  • What→什么是产业元宇宙?产业元宇宙的两个重要属性:安全与零碳(参见第2章、第6章、第7章)

  • When→产业元宇宙何时到来?(参见第3章)

  • How→产业元宇宙如何构建?关键技术有哪些?(参见第4章、第5章)

  • Where→各行各业如何应用产业元宇宙?(参见第8章)

  • How→如何通过产业元宇宙获利?(参见第9章)

  • Who→谁在做产业元宇宙?(参见第10章)


热门文章
2月16日,荣耀正式宣布荣耀Magic4系列将在北京时间2月28日晚8点,西班牙巴塞罗那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全球发布。据官宣视频显示,荣耀Magic4系列或将延续荣耀Magic3系列的镜头设计语言
2022-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