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前CEO施密特被指在为美政府制定AI法律的同时又向企业投资
作者 | cnBeta2022-10-25

大概四年前,Google前CEO埃里克·施密特被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人工智能委员。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职位。国会赋予这个新小组一项广泛的任务:就如何推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其他技术的发展以加强美国的国家安全向美国政府提出建议。

Google前CEO施密特

这个任务非常简单。国会指示这个新机构就如何提高美国在AI方面对对手的竞争力、建立未来的AI劳动力及开发数据和道德程序提供建议。

简而言之,施密特很快就担任了该委员会的主席,负责为一个重要的新兴产业的几乎所有方面提出建议。在他的领导下,该小组撰写了后来成为法律的立法提案,并将数十亿美元的纳税人资金引向他帮助建立的行业。

然而鉴于施密特在硅谷的深厚经验、为国防部提供咨询的经验及估计约为200亿美元的巨额个人财富,他的资历是无可挑剔的。

根据CNBC对数据库Crunchbase中的投资信息的审查,在被任命的五个月后,施密特对一家名为Beacon的创业公司的初始种子轮融资进行了鲜为人知的私人投资,该公司在其供应链产品中使用AI以为管理货运物流的托运人服务。

没有迹象表明施密特在担任委员会主席期间违反了任何道德规则或做了任何违法的事情。根据设计,该委员会是一个由行业参与者组成的外部咨询小组,其其他成员包括知名的科技高管--甲骨文公司的

CEO Safra Catz、亚马逊网络服务CEO Andy Jassy和微软首席科学官Eric Horvitz博士等。

利益冲突

施密特的投资只是他在担任AI委员会主席期间对AI创业公司进行的少数几项直接投资中的第一项。

“这绝对是一种利益冲突,”政府监督项目的高级道德研究员、美国政府道德办公室前主任Walter Shaub说道,“由于各种原因,这在技术上是合法的,但这并不是正确的做法。”

在施密特任职期间,部分由施密特及其私人家族基金会资助的风险投资公司也对AI公司进行了数十项额外的投资,从而使施密特在该行业中拥有经济利益。在他担任联邦AI委员会主席期间,施密特和与他有关的实体总共对AI公司进行了50多项投资。关于他的投资信息则不对外公开。

所有这些活动意味着,在施密特对联邦AI政策的未来产生巨大影响的同时,他也有可能使自己从最有前途的年轻人工智能公司中获得个人利益。

制度问题

施密特的利益冲突并不罕见。这些投资是华盛顿特区道德改革者发现的一个更广泛的问题的例子:外部咨询委员会被赋予了对行业的重大影响力,而没有对潜在利益冲突进行足够的公开披露。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的道德、游说和竞选资金游说者Craig Holman说道:“行政部门的道德执法程序已经崩溃,它没有发挥作用。因此,这个过程本身在一定程度上也应受到指责。”

联邦政府共有57个活跃的联邦咨询委员会,其成员对从核反应堆保障措施到环境规则和全球商品市场等各种问题提供意见。

多年来,改革者一直试图对华盛顿庞大的外部咨询委员会网络实施更严格的道德规则。2010年,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利用一项行政命令来阻止联邦注册的说客在联邦委员会任职。但一群华盛顿游说者通过诉讼进行了反击,其认为新规则对他们不公平,因此禁令被缩减。

“美国政府的第五部门”

非营利性机构Project on Government Oversigh称联邦咨询委员会是“美国政府的第五个部门”,另外还推动改革--包括对公布利益冲突豁免和回避声明的额外要求--以及在提名委员会成员时给予公众更多投入。同样在2010年,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其禁止任命有利益冲突的委员会成员,但该法案在参议院夭折。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Holman说道,“当国会创建政府道德办公室来监督行政部门时,你知道,他们并不真的想要一个强大的道德警察,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咨询委员会。”他指出,每个联邦机构都选择自己的道德官员并形成一个由4000多名官员组成的庞大系统。但这些官员并不在政府道德办公室的控制之下--“没有一个人负责”,他说道。

接近施密特的人称,他的投资在当时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一份私人文件中得到了披露。但公众和新闻媒体无法获得该文件,因为该文件被视为机密。施密特或该委员会没有向公众透露这些投资。他在委员会网站上的传记详细介绍了他在Google的经历、他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努力和他的慈善事业以及其他细节,但它并没有提到他在AI方面的积极投资。

施密特的一位发言人告诉CNBC,他在委员会任职期间遵守了所有规则和程序,“埃里克在所有事情上都给予了充分的遵守,”这位发言人说道。

但道德专家指出,施密特根本不应该在领导AI公共政策工作的同时进行私人投资。

Project on Government Oversight的Shaub说道:“如果你要领导一个指导政府AI方向的委员会并就我们应该如何促进这一领域和这一领域的科学探索提出建议,你真的不应该把手伸进锅里,帮助自己进行AI投资。”

Shaub表示,施密特有几种方法可以尽量减少这种利益冲突。他可以让公众了解他的人工智能投资,他可以公布他的整个财务披露报告,或他可以在担任AI委员会主席期间做出不投资AI的决定。

公共利益

“在政府中拥有专家是极其重要的,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要确保你有把公众利益放在首位的专家,”Shaub说道。

施密特主持的AI委员会直到2021年秋季到期,其远远不是一个刻板的华盛顿蓝带委员会,由它发布的白皮书也很少有人真正阅读。

相反,该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包含实际的立法语言供国会通过成为法律,进而资助和发展AI产业。而这些建议的语言大部分被写进了庞大的国防授权法案。立法语言的各个部分从委员会一字不差地通过并成为联邦法律。

该委员会的努力还为其确定的优先事项提供了数百万的纳税人资金。仅在一个案例中,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包括7500万美元 “用于实施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AI的建议”。

在2021年9月的一次委员会活动上,施密特吹捧了他的团队方法的成功。他表示,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有一个有趣的想法,即我们不仅要写下我们的想法--我们也做到了,而且我们将有一百页的立法,他们可以直接通过”。施密特表示,这是“一个我以前从未想过的想法,但实际上正在发挥作用”。

2000亿美元的修改

施密特称,在国会山的一项立法被“修改了2000亿美元”。他表示,这基本上是由委员会的工作人员的工作促成的。

在同一次活动中,施密特表示,他的工作人员对国会提出的国家安全相关法案的机密附件也施加了类似的影响。这些文件为美国最敏感的情报机构提供资金和指导。为了保护国家安全,这些附件的细节不向美国公众提供。

而当被问及委员会提出的附件中的机密语言是否在通过成为法律的立法中被采用时,一位接近施密特的人回答称,“由于NSCAI附件的机密性,不可能公开回答这个问题。NSCAI向国会提供了它的分析和建议,国会议员和他们的工作人员审查并决定什么,如果有的话可以/应该包括在一个特定的立法中”。

除了影响国会山的机密语言外,施密特还建议,在华盛顿取得成功的关键是能推动白宫采取某些行动。“我们说我们需要来自白宫的领导,”施密特在2021年的活动中说道,“如果说我在跟政府打交道的这些年里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政府的运作方式不像一家科技公司。它是自上而下运行的。因此,无论你喜欢与否,你必须从高层开始,你必须得到正确的话语,要么他们说出来,要么你为他们写出来,然后你把它变成现实。对吗?这就是它真正、真正的运作方式。”

行业友好

该委员会编制了一份最终报告,其中的顶层结论和建议对行业友好,其呼吁大幅增加联邦对AI研究的支出并在政府和行业之间建立密切的工作关系。

最终报告则放弃了对政府过多干预私营部门或联邦支出过多的担忧。

委员会在其2021年的报告中总结道:“现在不是对工业政策的抽象批评或对赤字支出的恐惧阻碍进步的时候。1956年,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一个财政上保守的共和党人,跟民主党国会合作,承诺100亿美元来建设州际公路系统。这在今天的世界上是960亿美元。”

不过该委员会并没有采取那么大规模的行动。最后,它建议联邦在AI方面的支出为400亿美元,并建议应跟科技公司携手合作。

委员会写道:“联邦政府必须与美国公司合作以保持美国的领先地位,另外还应支持开发多样化的AI应用,在最广泛的意义上促进国家利益。如果有的话,这份报告低估了美国将需要进行的投资。”

该委员会说,推动这一切的紧迫性是中国开发的AI技术可与美国实验室的软件相媲美。

但施密特的批评者认为委员会的结论背后还有另一个野心:将更多的联邦资金引向能使AI行业受益的研究。

“如果你让一个科技亿万富翁负责,你向他们提出的任何框架,解决方案都将是‘给我的投资更多的钱’,这确实是我们所看到的,"非营利组织Tech Inquiry的执行董事Jack Poulson说道。

权力过大?

对Poulson来说,施密特在联邦AI政策方面被赋予了太多的权力。“我认为他拥有太多的影响力,”Poulson说道,“如果我们相信民主,我们就不应该有几个科技亿万富翁,或在他的情况下,一个科技亿万富翁,基本上决定美国政府数千亿美元的拨款。”

联邦委员会在2021年10月1日结束工作。

四天后,10月5日,施密特宣布了一项名为特别竞争研究项目(Special Competitive Studies Project)的新举措。这个新实体将继续国会设立的联邦委员会的工作,其拥有许多相同的目标和许多相同的工作人员。但这将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在施密特本人的资助和控制下运作,而不是由国会或纳税人来控制。施密特表示,这个新项目将提出建议以加强美国的长期全球竞争力、迎接AI和其他新兴技术重塑美国国家安全、经济和社会的未来。

施密特最新倡议的CEO将是曾担任过美国家安全委员会AI执行主任的同一个人。联邦委员会的十多名工作人员跟随施密特来到新的私营部门项目。联邦委员会的其他人员也来到了施密特的私人项目。副主席Robert Work则是美前国防部副部长,他将担任施密特的顾问委员会成员。当初任命施密特为联邦委员会成员的国会议员Mac Thornberry现已经卸任,他也将加入施密特的顾问委员会中。

他们在位于弗吉尼亚州水晶城的联邦委员会总部附近建立了新的办公场所并开始在联邦委员会的工作基础上开展工作。

新“特别竞争研究项目”于9月12日发布了其第一份报告。作者写道:“我们的新项目是私人资助的,但它仍具有公共意识和坚定的无党派立场,认为技术、竞争、竞争和组织仍然是国家关注的持久主题。”

报告呼吁建立一个新的政府实体以负责组织政府和私营部门之间的联系。报告称,这个新组织可以基于白宫内的国家经济委员会或国家安全委员会所发挥的作用。

目前还不清楚该项目是否会披露施密特在AI公司的个人持股。反正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披露。

而当被问及施密特的AI投资未来是否会由该项目披露时,一位接近施密特的人说道:“SCSP(特别竞争研究项目)是作为一个慈善实体组织的,与施密特博士的任何个人投资活动没有关系。”该名人士还表示,该项目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研究实体,它将提供公开报告和建议。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施密特对华盛顿的态度是他作为华盛顿的一个权力参与者的十年或更长时间的高潮。早期,他声称对行业影响华盛顿政策和立法的程度感到震惊。但从那时起,他在AI方面的工作表明他已经接受了首都生活的这一事实。

奥巴马捐赠者

施密特首次在波托马克河畔崭露头角是作为奥巴马第一次总统竞选的早期顾问和捐助者。2008年大选后,他参与了奥巴马的总统过渡工作并担任了总统科技问题顾问。施密特在硅谷已经上升到权力和财富的高度,但他在国家首都看到的情况让他感到惊讶。

在2010年与《大西洋》当时的主编James Bennet的一次谈话中,施密特向一位会议听众讲述了他在国家首都的第一年里所学到的东西。施密特说道:“普通美国人没有意识到法律在多大程度上是由游说者编写的。现在令人震惊的是,我在这个系统及其实际如何运作的这件事情上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很明显,如果这个系统是围绕在职者编写法律而组织的,在职者将从所编写的法律中获益。”

Benet反驳称,Google已经是美国最大的在职企业之一。

“嗯,也许,”施密特对此在2010年回应道,“但法律不是我们写的。”

热门文章
最新报道称台积电的下一代3nm工艺N3将负责生产苹果的M2Pro和M2Max。苹果显然已经向这家台湾芯片供应商下了一笔大订单,这表明这家库比蒂诺科技巨头将向其合作伙伴支付巨额资金,以确保首批3nm晶圆
2022-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