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界“吾辈楷模”?这位仁兄年薪57万的工作靠自动化完成,公司无一人察觉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2-01-24

曾有一个热门帖子说:“能在996公司扛下来的人,大部分都很擅长划水摸鱼,正常人不可能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一直都在工作状态,所以996不过是领导自欺欺人罢了。”

物联网

近期,在Reddit论坛的“反工作小组” (r/antiwork)里,一位匿名用户Throwaway59724发布了他在疫情期间使用的编程漏洞,详细介绍了他是如何在拿着9万美元年薪的同时使日常工作自动化的,更令人惊讶的是,公司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这件事情。

摸鱼界“吾辈楷模”?这位仁兄年薪57万的工作靠自动化完成,公司无一人察觉

在这篇帖子中,该匿名楼主指出:“我意识到这是公司希望我在8小时的上班时间中完成的唯一任务,但这绝不是一份需要8小时的工作,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里假装工作。” 此外,他还表示用来摸鱼的脚本只是“几行代码”而已,通过把数千份文档和照片传输和验证到云端,并在下班前查看日志确保无误即可,但脚本让自己可以在一整天的时间里做其他更重要的任务,比如:打游戏。

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这篇帖子已经收到了超过80000次的浏览和5000条以上的评论。通过这篇帖子,我们又向上一级搜索了这个成立于2013年的“反工作小组” :现在已经加入了170万成员,并且有3.8万多人处于不工作的状态。

摸鱼界“吾辈楷模”?这位仁兄年薪57万的工作靠自动化完成,公司无一人察觉

这种“上班摸鱼”的现象并不是唯一的,早在2016年时,Reddit上就出现了一个匿名帖,内容是某著名科技公司的一名程序员,在入职后的八个月内就把工作变成完全自动化。在他工作6年、每周上班40个小时的时间里,实际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只有50个小时左右,其余时间均在“摸鱼”。

还有另一位程序员的工作内容是数据输入,也通过编写脚本把工作自动化了,过去要花费一个月时间处理的工作,变成只需要10分钟就能完成。

不过这种情况是否属于真正的“摸鱼”还有待商榷,因为他们只是通过程序和自动化,更加高效的完成了日常工作而已。

上班摸鱼不分地域

国外匿名雇员交流平台 Blind 曾经有一项调查:“你每天真正用在工作的时间是多少?”,调查对象是软件工程师群体,共有 2601 名程序员参与了该调查。

摸鱼界“吾辈楷模”?这位仁兄年薪57万的工作靠自动化完成,公司无一人察觉

结果显示,有30.9% 的人一天真正工作时间只有 3~4 小时,还有10.7% 的人只工作 1~2 小时,其中不乏很多硅谷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员工。

不止是国外,国内也多次报道过员工上班“摸鱼”相关的新闻。

2020年时,字节跳动 CEO 张一鸣发现飞书的“原神”群中出现一些员工在上班时间非常专注的聊游戏,他对此表达了不满。张一鸣称,“虽然公司不禁止上班时间偶尔闲聊,但是连续几天都在游戏群这么活跃,我还是非常意外的。”

摸鱼界“吾辈楷模”?这位仁兄年薪57万的工作靠自动化完成,公司无一人察觉

而就在几天前,还有一位福建的老板,为防止员工摸鱼,将全公司电脑的Alt键抠掉。没有了Alt键,相当于禁用了“快速关闭窗口”和“快速切换窗口”的功能,员工就不能快速得切换和关闭电脑窗口了。但这种行为却遭到了网友的嘲笑,因为老板不知道快捷键是可以自行设置的。

除此之外,该老板之前还曾在公司卫生间安装信号屏蔽器,中午给员工定便当吃,美名曰修复中午吃饭找不到人的bug。

那些防摸鱼“神器”

2019年时,亚马逊还被媒体曝光过用人工智能系统监控员工摸鱼情况,通过AI来追踪每名物流系统员工的工作效率,一旦开小差时间太长,AI就直接自己生成解雇指令,甚至不需要人类来做决定。

现在为了防止员工上班摸鱼,很多公司也是绞尽脑汁:开启摄像头监控、屏蔽娱乐类网站、使用局域网、流量监控、上厕所限时等,更有很多“神器”被开发出来应对摸鱼。

早在1925年,科幻作家雨果·根斯巴克就设计了一款防走神头盔,看着像是潜水装备的它,其实是用来集中注意力的,它的工作原理是通过隔绝声音和限制视觉来让使用者集中注意力。

摸鱼界“吾辈楷模”?这位仁兄年薪57万的工作靠自动化完成,公司无一人察觉

2018年时,松下设计了一款高科技眼罩Wear Space,可以阻挡你的周边视觉,将水平视野切割约60%,同时还隐藏了一对降噪蓝牙耳机,帮助佩戴者专注于手头的工作。

摸鱼界“吾辈楷模”?这位仁兄年薪57万的工作靠自动化完成,公司无一人察觉

国外的脑神经科学家还开发过一款Narbis眼镜,它采用了神经反馈技术以及电致变色镜片技术,内置的三个传感器能够读取大脑模式,并将这些信号传回到Narbis眼镜上。当它监测到使用者的注意力不集中甚至走神时,眼镜的镜片就会变暗,只有当重新集中注意力时,镜片才会重新变亮。

如果未来哪家公司让员工使用这些设备,不知是否会得到最初想要的结果。

不过,也并非所有公司都如此反对员工上班“摸鱼”。马斯克就曾在邮件中表示自己非常支持在工厂里放音乐以及任何让工作更愉快的小互动,员工在工作时可以用一只耳塞听音乐,用另一只耳朵关注工厂安全的相关问题。

其实,员工在上班期间的“合理”摸鱼,并非完全是一件坏事。员工并不是机器,有精力的最高阈值,不可能一直保证最佳的状态运行,在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和社会内卷、甚至“996是福报”的职场生态中,摸鱼成为了一种调节方式,能在某种程度上提高工作效率和职场幸福度。

如何合理合法排查上班摸鱼?

去年底,国美曾经因为通报批评员工上班摸鱼而上了热搜, 为防止员工上班摸鱼,公司在后台统计了每个员工的流量,发现有员工在工作期间玩游戏、刷短视频、听音乐等,非工作流量消耗很大。

摸鱼界“吾辈楷模”?这位仁兄年薪57万的工作靠自动化完成,公司无一人察觉

新闻一经曝光,就引起了很大的讨论,很多网友在讨论监控员工上班的行为和公开处罚是否侵犯了隐私。

通常,企业监控的是员工的内网流量,很多人认为只要用公司内网就如同“裸奔”。目前,企业对员工的上网行为进行监控是否侵犯隐私权,在当下还很难划定界限,我国也并没有相关的法律对此进行判定。

不过也有律师表示,“劳动者将自己8小时内的时间给了用人单位,8小时内理应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而且工作电脑的唯一用处就是为了工作。所以用人单位对于员工的工作电脑进行监控不存在侵犯其隐私的行为,除非员工使用工作电脑处理私人事务才会存在侵犯隐私的可能。”

当然,随着科技的进步,工作中的数字监控在全球企业都在变得日益普遍,尽管公民的隐私权应受法律保护,但站在管理者的立场来说,监控是为了保护企业营业秘密及达成合法商业的目的。如果员工因为上班时间不当使用网络被监控而提出的诉讼请求,很可能不被支持。从建立企业文化和员工互信的角度来看,监控应该是最后才使用的手段。

写在最后

在全新的数字经济时代的职场当中,公司与员工应该需要考虑构建一种全新的信任关系和工作契约。通过科技来管理员工,一定要切忌逾越设定好的边界;通过科技对员工的数字化监管更是一把双刃剑,如果用得好,就能提高公司的运营效率,提高团队凝聚力,但如果使用过度,则会适得其反。

但无论企业如何利用这些技术,都不能无视员工的情绪和接受程度而滥用,在技术的加持下辅以必要的物质精神激励,才能事半功倍地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最后,再说一个“摸鱼”的经典案例。刘慈欣曾在访谈节目中透露:“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台电脑,别人只看到你坐在电脑面前打字,谁也不知道你在写科幻小说。我还特别喜欢那种质量特别差的液晶屏,稍微转一个角度,人家就看不见了。”

而小说三体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创作出来的。

参考资料:

1.刘慈欣"上班摸鱼"被国资委点名:不会再有第二个了,然而他们都这么干 第一财经资讯

2.职场监控不是生产力,大洋网

3.为防止员工上班摸鱼:老板将公司电脑所有键盘Alt键全部抠掉,快科技


没有关键词
热门文章
2022年1月24日,上海——人工智能软件公司商汤科技SenseTime在今天宣布,商汤科技人工智能计算中心(简称“商汤智算中心或商汤AIDC”)即日起启动运营。商汤AIDC是一座开放、大规模、低碳的
2022-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