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家破产的核酸公司已经出现
作者 | 投资家网2022-12-09

第一家破产的核酸检测公司,出现了。

投资家网获悉,近日一名男子向北京房山劳动仲裁委提交报告,“指控他的公司欠薪62600 元”却得到了一个令人不知所措的回复,“公司目前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这名男子指控的公司名叫朴石医学,曾靠核酸检测风光一时。然而,在北京疫情最为艰难的时刻,朴石医学却利欲熏心,“未将样本检测完毕,就出具阴性报告,意图瞒天过海。”给北京抗疫带来了巨大负担。相关人员,最终被公安局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

根据,北京房山劳动仲裁委信息,目前朴石医学走向破产。它们亦是万亿核酸检测风口出现的第一家破产公司。当核酸检测行业回归冷静,一场疯狂的造富盛宴落下帷幕。

靠核酸检测造假、造富的时代结束了。

前些天,投资家网写过几家,“做IPO 美梦,财富破灭”的公司。一个是,自称“仅深圳一个城市,日均检测超100 万人份,疫情两年以来,累计检测超过2 亿人次”造假翻车的核子基因,另一个是,靠“兼职”高材生把估值吹到72 亿元,妄想让股民接盘的翌圣生物。

从某种角度看,核子基因、翌圣生物还敢做点“IPO 美梦”。今天的主角朴石医学,则是赤裸裸的造假圈钱,为了实现“一夜暴富”,它们把目标放到了北京。

相关资料显示,朴石医学背后老板名叫周明强,是一名80后。28 岁那年,他看到身边“朋友”陆续发财,觉得自己能通过创业捞钱,于是成立了“京畿分析测试中心”。

这个“京畿分析测试中心”是干什么的呢?简单来说,就是接一些工业检测单子。比如工业中的橡胶制品,它的成分是否合格,周明强的公司便是通过“卖报告”赚钱。

但它这个测试跟医学测试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概念。2020年,一场疫情席卷中国,周明强发现,不少医疗公司纷纷将业务转型核酸检测,觉得“一夜暴富”的机会来了。

同年11 月,周明强在北京又成立了一家公司,朴石医学。 实际上,为抓住风口的确有很多公司在疫情期间完成业务转型。像冲刺 IPO 的艾迪康,它们原本“高层内讧”且亏损,2018 年“卖身”依附美国资本巨头凯雷,2020 年抓住核酸检测,两年赚走21.57 亿元。

港股上市不久的云康集团,此前一直做外包服务,深陷亏损泥潭,借助防疫带来机遇,迅速将重心转向核酸检测,推动业绩爆发,2020 年扭亏为盈,2021 年大赚17 亿元。

可上面这些公司,至少具备一定的医疗科研实力与底蕴,在风口上起舞。 周明强完全是个“门外汉”、生饭硬吃。他成立朴石医学,是想靠着老百姓天天做核酸检测“一夜暴富”。

生饭硬吃并不容易,公司成立几个月,朴石医学一个单子都没有。

周明强认为,跟风慢了。他心中有套商业逻辑, “制造风口的能吃肉,跟上风口的啃骨头,追着风口的喝点汤,赶不上风口的白玩一场,赔本赚吆喝。”

满脑子想着赚钱的周明强自然不肯赔本赚吆喝,他想到了一个“弯道超车”计划。 先是,自我包装与洗脑。他意识到,一家新公司无法在庞大的核酸检测竞争中立足。

他要给朴石医学找个后盾(托儿)。周明强以“大老板”身份用“京畿分析测试中心”对朴石医学完成投资控股,把后者的官网信息改成一家拥有300 名员工的“实力”检测机构。

再找点“演员”扮演朴石医学表面创始团队,如此一来朴石医学就有了“身份”。

第二步,周明强“招兵买马”。他打着高薪旗号向社会招工,把核酸检测搞的“有模有样”,如果不是东窗事发,朴石医学曾被看作是核酸检测赛道的一匹“黑马”。

第三步,讲故事。据“京畿分析测试中心”此前发布信息显示,“2021 年,它们承接过大型核酸检测项目,被要求24 小时实现日检测10 万人的能力。”

第四步,低价竞争。前文提到,核酸检测转型者众在于,这是一个超级赚钱、吸金的行业,有“万亿级风口”之说。卫健委数据显示,2020 年3 月底,中国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的机构只有2000 多家,到了今年3 月底,核酸检测机构数量达到1.24 万家,翻了6 倍以上。

尤其在北上深一线城市,核酸检测公司挤破头的涌进来。朴石医学不管戏怎么“演”,终归是一个不具备硬核能力的空壳。在一位分析人士看来,朴石医学靠的是低价策略。

正常情况下,核酸检测公司的检测成本并不低,特别面对庞大基数时,要确保精准、高效。因为,机构的检测质量关系到每一个老百姓的健康、安全以及社会抗疫步伐。

朴石医学根本不考虑这个,它们眼中只有利益。

今年,北京疫情“压力山大”。

最为艰难的时候,朴石医学跳了出来,它们承担了北京房山地区大量核酸检测工作。

疫情期间,有没有造假的核酸检测公司?有。媒体就曝了不少。为了避免核酸检测造假问题,今年不少省份进行了一波核酸大排查发现,市面上有250 多家机构存在“问题”,其中不乏上市公司龙头,包括华大基因、迪安诊断、兰卫医学、凯普生物等。

朴石医学的操作有过之无不及,它们竟然在北京造假,“未将样本检测完毕,就出具阴性报告。”也就是说,它们压根就没真检测,随便填个数字,糊弄老百姓,给北京抗疫带来了巨大负担。相关人员,最终被公安局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

搞出造假骗局的相关人员抓走了,大快人心。从社会招聘过来的员工被坑惨了。近日,一名男子向北京房山劳动仲裁委提交报告,“指控他的公司欠薪62600 元”却得到了一个令人不知所措的回复,“公司目前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

企查查APP 上,朴石医学公司状态是“吊销”。证明该公司已被取缔,成了第一家破产的核酸检测公司。过去,核酸检测公司造假成本低,基本是罚款与停止项目合作。像核子基因,多次违规,频繁“跑马圈地”,“哪有疫情,就去哪开新公司。”

现在不一样了。国家卫健委已明确表态,“持续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出具虚假检测报告这样的一些严重违法行为,坚决依法依规严肃处理。”资本市场同样行动起来,对核酸检测公司IPO 从严审核。加上翻车的朴石医学, 基本堵死了核酸检测造假、造富的“上升”通道。

今天,北京发布一则重磅消息,有一条是,“进入商超、商务楼宇及各类公共场所,可不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扫码进入即可。”对核酸检测公司来说,无疑是个全新考验。

试想,当核酸检测次数减少,行业回归冷静,一些造假公司势必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朴石医学是第一家破产的核酸检测公司,于造假者,噩梦才刚刚开始。


没有关键词
热门文章
近期,OpenCV开源社区正式合入了对龙芯处理器LoongArch龙架构的支持代码,基于龙架构自主指令系统,优化后的OpenCV性能显著提升...
2022-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