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年轻人多进工厂,少送外卖”冲上热搜背后,制造业用工荒加剧
作者 | 钛媒体APP2022-03-07

近日,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建议鼓励年轻人当产业工人,少送快递当骑手,该建议很快冲上热搜第一,引发网友们热议,截止到目前,该话题阅读量已达5.2亿。

“建议年轻人多进工厂,少送外卖”冲上热搜背后,制造业用工荒加剧

随着外卖等新业态的快速发展,相比传统的雇主模式,新业态自由就业形式成为不少年轻人的就业选择。工厂老板表示招工难,招年轻人难上加难。据统计,中国至少有700万外卖骑手,前不久,人社部发布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其中43个属“生产制造”。

代表建议多进工厂少送外卖

据人民网报道,2022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小康集团创始人张兴海提交了《关于政策支持鼓励制造业吸纳更多员工就业的建议》,张兴海表示,不少年轻人选择送外卖、送快递,不愿进工厂当产业工人,导致制造业招工困难。他建议,政府、社会、企业等各方面应共同努力,鼓励支持年轻人争当产业工人,缓解制造业招工难、用工难问题。

张兴海指出,近年来,产业工人空心化现象愈加突出,近五年来,平均每年有150万劳动力离开制造业。与制造业劳动力流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前外卖、电商、网络直播等领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就业,甚至快递外卖行业都“内卷”到研究生去参与的地步。进城务工的年轻人宁愿去送外卖,也不愿意去工厂上班。

张兴海表示,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快递从业人数已突破1000万人,餐饮外卖员总数已突破700万人。2020年开始,产业间的劳动力移动加速,根据相关数据,2020年疫情期间,两个月内新增骑手58万人,其中40%之前是产业工人。

今年2月份,人社部官网发布2021年第四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营销员、餐厅服务员、商品营业员、车工、家政服务员、保安员、包装工、客户服务管理员、保洁员、快递员等职业位列排行前十。

“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显示,与2021年第三季度相比,制造业缺工状况持续,“智能制造”领域缺工程度加大。从100个职业分布看,有43个属于第六大类职业——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自2019年第三季度该排行榜单发布以来制造业类职业占比一直较高;汽车生产消费领域需求旺盛,“汽车零部件再制造工”“汽车饰件制造工”“汽车维修工”等职业新进排行;智能制造领域“多工序数控机床操作调整工”“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等职业排位上升,缺工程度加大。

“造成这种局面,与制造业收入不高有关。”张兴海表示,年轻人生活条件和受教育程度更高、思想更自由,不愿待在工厂里。但这也存在隐忧,送外卖和快递技术含量低,主要“吃青春饭”,以后如果形势发生变化,或年龄增加,年轻人将面临一系列问题。

无独有偶,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碧桂园集团董事会主席杨国强也带来了《关于加快应用智能建造产品技术、助力“双碳”目标、推动建筑业高质量发展》的提案。他指出,“当前传统建筑业因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差、安全风险高等特点,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持续下降,导致建筑行业招工难、用工荒现象不断加剧。

从事数控加工33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工三院239厂首席技师戴天方对青年技能人才培养持续关注。今年全国两会,戴天方继续聚焦一线技能人才培养,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履职,让更多年轻人走进工厂爱上技能,加入航天科技事业。

制造业用工荒现象不断加剧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去年5月报道,《2020年一线蓝领用工荒情况调研报告》显示,年轻人从事一线蓝领工作的意愿低是造成蓝领用工荒的主要原因。

“中国制造需要更多大国工匠。而现实情况是,企业招技工是一人难求。”全国政协委员、武汉智能电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纯星说道,年轻人为什么不愿当技工?陈纯星表示,主要有6个原因。“一是觉得不体面、不光荣,社会地位低。二是待遇偏低,薪资没有吸引力。三是乏味无趣,导致很多年轻人选择其他谋生手段,不想学技术。四是年轻人选择职业时更注重个人价值的实现,更喜欢从事有挑战性的工作。五是很多企业自动化水平高,工人学不到什么技术,因此人员流失成为一种常态。最后一点就是技术工人发展空间窄,提拔上升没有太多空间。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规模以上企业分岗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情况》,2020年制造业工人的年平均工资为61324元,换算成月平均工资为5110元。这一工资水平包含了技术类工种,而需求量更大的普工,其月平均工资水平不足5000元。加之制造业存在生产淡旺季,淡季时普工仅能拿到3000元左右的月工资。

另据工人日报,从调查获得的市场工资水平来看,目前外卖送餐员、快递员及网约车司机等职业的全职从业人员月平均收入为6400元左右,一二线城市可达8000-10000元。相比之下,制造业工资水平明显偏低,很难留住劳动者。

据广州市总工会发布的《2022年广州市主要行业职工薪酬福利集体协商参考信息》显示,广州大部分外卖从业人员的薪酬达到10万元以上的水平。

针对制造业招工难、用工难问题,张兴海建议,政府、社会、企业等各方面要共同努力,鼓励和政策支持年轻人争当产业工人。政府要予以方向性引导,不断改善制造业就业环境,同时营造更佳的舆论环境,使全社会进一步关注、支持制造业,吸引、鼓励更多人才和有志青年投身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同时需要进一步加大就业支持力度,政府与企业共同努力,让制造业岗位更具吸引力。建议政府给企业送政策、送资金,比如提供新员工就业补贴,对参与订单式生产的临时用工给予一定的收入补贴及保险补贴;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实施差异化人才政策支持等。

张兴海还建议相关部门着力培养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紧缺型人才,逐步构建起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相适应、梯度发展的制造业人才培育体系,增强职业技能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强化重点群体就业技能培训和创业培训,精准开展“菜单式”培训,鼓励校企合作“订单班式”就业。

另据中新网评论称,改变制造业被“嫌弃”的窘境,或许更需要“对症下药”。一方面我们要尊重年轻人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利,无论是送快递还是去工厂,只要是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生活,有何不可?

另一方面,“留下人”还要靠企业自身。要改变年轻人对工厂的印象,应进一步保障工人的劳动权益,为工人提供清晰的职业和薪酬上升路径,完善专业化培训机制,吸引更多年轻人重新认知制造业。还可进一步改善制造业企业的工作环境,提供更多员工关怀。如此以来,年轻人在选择的天平中自然会有所衡量。


热门文章
今天,又一家芯片设计企业敲钟。投资界(ID:pedaily2012)12月16日消息,恒玄科技(BES)正式登陆科创板,此次发行价为162.07元,开盘价391元,涨幅一度超过130%,以此计算其市值
2022-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