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雅“黑心医生”背后,2000万一台的手术机器人沦为“敛财工具”
作者 | 物联网智库2022-08-30

有网友举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副主任医师刘翔峰医疗作风有严重问题,而在舆论中频繁被提及的“机器人手术”本应是提升安全性、效率与患者体验的高科技应用,如今竟然沦为了黑心医生“搂钱的耙子”?

智次方

“北协和、南湘雅”,一贯与北京协和医院齐名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近日因一份令人咋舌的举报被推向了风口浪尖——有网友举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副主任医师刘翔峰医疗作风有严重问题,例如,频繁对已无手术指证的病人施以高额治疗;频繁对急诊病人进行机器人手术,收取高额费用;医生用机器人做不完全性肠梗阻,但找不到梗阻段,便把正常肠管切下以示家属……

随后,越来越多的病患及家属陆续在网络上发声,在桩桩件件的控诉中,人们对于湘雅二医院的质疑与不信任此起彼伏,同时,“机器人手术”的频繁出现也将大众的目光牵引到这个新兴项目上,本应是提升安全性、效率与患者体验的高科技应用,如今竟然沦为了黑心医生“搂钱的耙子”?

“机器人手术”是有钱人的专享?

不知道有多少读者和小编一样,对于医用机器人的启蒙认知来自于一颗葡萄。2015年,达芬奇腔镜手术机器人展示了一台葡萄皮缝合手术,机械臂在狭小的玻璃瓶内缝合了葡萄皮,葡萄的长度不到2.5厘米且非常脆弱,葡萄皮的厚度不到1毫米。随着这台特殊手术的快速传播,人们对于机器人在医疗领域的应用也有了更加具象的认知,原来笨拙的机械臂也能完成这些精细活。

葡萄皮缝合手术

实际上,早在2007年,中国的第一台达芬奇机器人就在解放军总医院装机,并由高长青院士组织了中国第一支机器人心脏手术团队,完成了首例机器人微创心脏手术。首战告捷,也进一步推动了手术机器人在国内的普及与临床应用。如今,受制于设备成本与医生资质等原因,“手术机器人”主要在中高端医院中应用较为广泛,以三甲医院居多,而进行机器人手术的外科医生不仅要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还要接受机器人公司的相关培训获取资质,才能开展手术。

而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显然是符合手术机器人应用标准的,有跨国医疗巨头手术机器人业务相关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称:“湘雅医院系统对手术机器人的推动是非常积极的,使用较多的有达芬奇机器人。”据湘雅二医院今年6月发布的公开信息称,胸外科就已经完成超过2000名经达芬奇机器人手术救治的患者,其中包括复杂肺段切除、肺袖式切除术、食管癌根治手术、主动脉夹层术后-食管瘘修补术、急性胸外伤后气管修补术等胸外科各类危重复杂手术。

而在一系列专业名词背后,机器人手术项目的高额费用才是其沦为敛财工具的根本原因。首先是由医院承担的设备成本,以几乎处于垄断地位的达芬奇机器人为例,据知乎网友透露,一台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售价超2000万元,其机械臂作为耗材,最多使用10次就必须更换,而每根机械臂价值10万元

高额的设备成本意味着其面向患者的定价也不会“亲民”,国内某三甲医院相关科室主任表示,“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开机费就高达数万元,再加上手术费,一台手术下来整个费用可达一二十万,对于医院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但这些收入最后还是要由患者来买单。”

“一二十万”对于那些在手术室门口焦急徘徊的家庭而言或轻如鸿毛,或重如泰山。而在机器人手术尚未“平民化”之际,如何来判定是否启用这项高消费医疗服务呢?

不妨先来了解一下手术机器人的优势有哪些——

首先是三维视野精准操作,传统手术医生使用腹腔镜观察,成像均为二维,难以快速寻找患处进行治疗,而手术机器人成像是三维的,从医生的操作视角来看,可以更加精准快速地找到病灶进行治疗。其次是操作稳定降低风险,传统腹腔镜手术是通过杠杆原理进行的,医生手部细微动作都会被放大,一旦医生疲劳手部震颤都很容易造成失误,同时传统手术操作需要医生及助手两人进行,两人的默契程度也会影响到手术的成功率。最后是手术时间更短,甚至对于难度越高的手术,时间缩短越明显。

简言之,机器人手术最大的优势在于解决人工难以操作的环节。而如何来定义“难以操作”呢?这显然是由医院一方来判定的,从而决定了手术方案中是否呈现机器人手术这一选项。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医生的业务能力与经验都可能影响判定结果,现实中,越是严重的病症,患者越是会依赖头部医院,或许这也是为何湘雅二医院的刘翔峰能够数次成功将昂贵的机器人手术推向病患的原因。

国产替代能否打破达芬奇一家独大的局面?

通过刘翔峰一案,机器人手术的昂贵成本以及与之成反比的行业监管水平赤裸裸的剖白在大众视野中。然而,抛开刘翔峰的个人医德问题不谈,机器人手术动辄十余万的费用也并非是每个家庭都能够承担的,也有很多网友将其归结为技术垄断。

的确,出自美股上市公司直觉外科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2000年正式研发上市后,在专利壁垒和先发优势下,凭借着20年的专利保护期统领市场,尤其是在腔镜机器人领域。而腔镜机器人又是手术机器人市场中规模最大的一类,占比达到60%以上。

2020年全球手术机器人市场规模分类占比

图源:36氪

自2007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凭借自身的技术优势,加之2018年的政策调整使得手术机器人的注册、审批与监管周期大大缩短,达芬奇机器人快速攻占各大医院。据36氪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中国的总装机量超过270台,过去三年的设备销售额就可达75亿元,毛利超过60%

国内腔镜手术机器人装机情况及预测(台)

绝对的技术垄断直到去年才随着“术锐”的问世而停止,这是由我国自主研发的内窥镜手术机器人,由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系教授徐凯带领团队研发。

“术锐”手术机器人采用连续蛇形手术执行臂,相比达芬奇的固定单臂,更加灵活,解决了手术机器人承载能力不足、变形预测不准确等问题。同时,术锐具有更强的临床适应性,可兼容单孔和多孔两种手术模式。且在第一次临床手术过程中,表现优于美国的达芬奇。据徐凯介绍,“达芬奇单孔的首例前列腺癌根治术出血是600毫升,到了后期手术平均时间也在237分钟左右,而术锐前列腺癌根治术平均手术时间不到150分钟,最短的只有110分钟。”

如前文所述,由于进口机器昂贵以及高额的维修、耗材成本目前利用达芬奇在国内进行手术的费用,比一般的手术费要高2万~5万元左右,而“成本”无疑也是国产技术大展拳脚的舞台。据介绍,除了极少数需要进口的零部件,术锐目前已实现了超过8000多个零部件的自主研发制造,同时通过在A轮融资中引入顺为资本,嫁接小米供应链的生产制造优势,也为未来的量产做好了铺垫。

据徐凯透露,术锐的手术机器人目前正在加快推进临床试验,预计会在2022年拿证,之后开始销售。但对于对标达芬奇的“术锐”而言,上市销售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徐凯坦言, “未来更大的一个难点是培训和应用,这个时间很难省,每台机器人不是说布到医院后,就能马上用起来的。如何让医生能很快地上手单孔这个新技术,这是术锐需要直面的挑战。”

除了“术锐”之外,国内唯一一家、全球第二家同时掌握单孔手术机器人及多孔手术机器人技术的精锋医疗也为其多孔腔镜手术机器人MP1000进行了泌尿科、妇科双科室临床注册,预计2022年产品上市;主攻骨科手术机器人的天智航目前已完成了三代产品的研发工作,“天玑1.0”已在国内100余家医疗机构进行了常规临床应用,累计完成超万例手术。

值得一提的是,天智航骨科手术机器人所支持的手术及一次性配套耗材已于2021年8月纳入北京医保。此前,上海也将达芬奇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纳入了地方医保,报销范围有前列腺癌根治术、肾部分切除术、子宫全切术和直肠癌根治术4种手术。

写在最后

如今,政策、院方、患者都在积极推动机器人应用于临床手术中,却不料被黑心医生钻了空子。诚然,手术现场无异于瞬息万变的战场,尤其是急诊手术,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原本,这仅仅考验的是医生的业务能力,如今却成为了医德照妖镜,何其可悲。但笔者相信,诸如刘翔峰之流实属少数,这也是为行业敲响警钟,切勿被一时的金钱利益玷污了一袭白衣。

参考资料:

1.《湘雅二医院医生停职背后:举报内容令同行咋舌》,第一财经

2.《全球第一的手术机器人,在中国挣了多少钱?》,36氪

3.《85后博士夫妻创业,打造国产手术机器人,即将收获一个IPO》,创业邦

4.《手术机器人达芬奇“一家独大”,国产后起者术锐发动“侧翼战”》,中国企业家杂志

5.《手术机器人进医保,只是政策下的蛋?》, 健识局

没有关键词
热门文章
在步入信息技术时代之后,物联网使智能家居生活中的能源管理系统发展得到了实质性的提升,也为家庭智慧能源管理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2022-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