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缺口37亿美元!美国更换华为中兴设备计划岌岌可危
作者 | C114通信网2022-04-07

据Fierce Wireless报道,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补偿美国服务提供商移除和更换华为和中兴现有设备的计划面临37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如果近期得不到国会的额外支持,该计划的目标可能会岌岌可危,因为运营商本身也陷入了困境。

根据从现有网络中更换华为和中兴设备所需费用的初步数据,2020年,国会已经为FCC的补偿计划拨款18.9亿美元,以执行《2019年安全与可信通信网络法案》。目标是将所谓“有风险”的设备撤出美国网络,政府将偿还运营商为此付出的成本。在对1月28日截止日期前提交的181份报销申请进行初步审查后,FCC提高了估计成本,目前为56亿美元。

资金缺口37亿美元!美国更换华为中兴设备计划岌岌可危

要求的金额从北坎布里亚学区的14400美元到Viaero Wireless的11.9亿美元不等。14家申请者(不包括Viaero)要求的金额超过1亿美元,21家申请者要求的金额低于100万美元,其余的则分布在两者之间。

初步补偿将从2022年6月15日开始,届时FCC需要确认申请是否获批。与此同时,该机构正在审查并向运营商提出有关估算金额的问题。但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不确定性让一些运营商(其中大多数是规模较小的农村运营商)难以完成甚至起步。

如果到今年年中,该计划的资金还没有到位,按照优先考虑客户少于200万的服务提供商的规定,报销金额将按比例发放。

所有的剥离和更换参与者的用户数量都不到1000万,而他们中大多数的用户数量都不到200万,且许多的用户数量还不到15万。

FCC希望在明年获得额外的资金,而代表小型和农村运营商的竞争运营商协会(CCA)正在进行游说。

资金缺口37亿美元!美国更换华为中兴设备计划岌岌可危

“磨磨蹭蹭到停下来”

咨询公司Summit Ridge Group的总裁兼创始人阿曼德·穆西(Armand Musey)正在为包括Viaero Wireless在内的七家规模不等的运营商提供咨询服务,帮助他们从头到尾完成复杂的报销申请流程。他将资金短缺视为一个大问题,并对Fierce表示,他不确定FCC或国会是否充分意识到运营商所面临的形势。

“考虑到大多数农村运营商的资本非常薄弱,利润率也很低,如果只有三分之一的资金,他们就无法真正承诺启动这个项目。”穆西表示,他谈到的是整个计划而非具体的客户。

他说,即使是那些想要开始的运营商,供应商在很多情况下也不愿意提供大量设备,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运营商没有得到政府的全额报销,他们可能就无法获得报酬。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至少对许多运营商来说,这一过程正在逐渐停止。”他说。

CCA立法事务高级副总裁蒂姆·多诺万(Tim Donovan)告诉Fierce,该组织及其受影响的成员正在与国会接触,以获得该计划的完全资助,并表示后者越来越意识到这点,包括国会领导人以及其他成员,尤其是那些代表网络中有设备需替换的州的成员。

“这是一个严重的缺口,可能意味着该计划的成功岌岌可危。”他在谈到赤字时表示,尤其是对那些无法自行承担成本的小型供应商而言。

运营商在需要更换多少设备方面处于不同的位置,无论是几台设备还是端到端更换,以及他们有怎样的网络配置。然而,根据多诺万的说法,所有受影响的成员都将因按比例大幅减少的补偿而受到伤害。

“对他们中的一些来说,这可能意味着根本无法完成这个计划,甚至关闭他们的业务。”他继续说道。

CCA首席执行官史蒂文·贝里(Steven Berry)指出,如果运营商拿到一分钱的新资金来执行这项计划,那么他们就同意拆除所有所谓“不安全”的网络设备,换上经批准的设备。如果他们没有数百万美元可以利用,他们就不会启动这个计划。

CCA目前的游说努力集中在寻找任何解决方案,以在6月的截止日期前获得全部金额,届时将宣布申请者按比例分配的金额。

虽然大多数CCA成员不受剥离和更换的影响,但他们代表了整个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因为蜂窝站点数量最多的一些(尽管用户数量仍少于200万)是寻求最多补偿的公司之一。

多诺万表示,FCC将利用6月截止日期之前的全部时间来审查申请,并向运营商提出有关估算金额的问题,但“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足以降低完成该计划所需的总体需求。”

阿拉巴马州西部的一家小型无线运营商Pine Belt Wireless在3月28日给FCC的一封邮件中表达了类似的情绪。该文件称,如果资金按比例而非足额分配,这将最终导致许多运营商只有两个选择,即尝试继续使用原有设备运营,或关闭大部分网络。

Pine Belt的信是对Mavenir的成本估算的回应,后者将Open RAN作为一种解决资金短缺的潜在方式。

资金缺口37亿美元!美国更换华为中兴设备计划岌岌可危

为什么最初的估计相差如此之远?

那么,将华为和中兴设备撤出美国网络所需的资金是如何激增逾30亿美元的呢?这似乎是几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根据多诺万和穆西的说法,推动由最初的19亿美元到现在的56亿美元的差异的一个原因是申请的公司数量。

最初的数据收集涉及大约52家公司,这些公司响应FCC估算安装和移除设备的相关成本的要求。最终,更多的公司获得了资格,在去年10月开始的申请窗口内寻求报销的申请者数量增加到了181家。

穆西还认为,申请中的某些部分可能被夸大了,因为它们在流程的早期,也即是在申请者能够对网络进行深入研究之前就已完成了。估算金额可能基于FCC提供的成本目录,然后申请者还未与供应商展开详细讨论。

“当你深入了解细节时,所有其他事情都变得显而易见”,比如对信号塔的修改,或者需要更换下游设备以确保在移除一台华为设备时不存在兼容性问题。

尽管如此,多诺万和穆西都不认为,在FCC全面审查初始申请后,所需的金额会大幅减少。

雪上加霜的是更广泛的全球供应链问题,比如影响电信设备的芯片短缺、熟练工人短缺,以及严苛的完成时间表。国会从最初的报销开始给参与者一年时间来完成剥离和更换流程。FCC有能力给予六个月的一揽子延期以及个别延期,尽管CCA和农村运营商无线协会(RWA)等团体已经敦促委员会这样做,但它尚未这样做。

多诺万还指出,当涉及到供应链问题时,无论是电信设备的芯片、还是暖通空调系统和水泥等其他元素,随着更多宽带基础设施项目上线以及对设备的更大需求,这些将变得更加困难。

在根据是否以及何时能赚到更多的钱,来排队订购设备并交付设备方面,运营商不能“进进出出”,他指出。

他们还在人口不那么密集的地区工作,那里的劳动力短缺可能会加剧。

穆西和多诺万都认为,虽然完成项目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并有可能得到一些与供应链问题相关的价格缓解,但这并不能解决当前的资金缺口,19亿美元也不足以支撑。

因此在资金不确定的情况下,穆西说,一些运营商坐等着看国会的动作,因为如果只能看到半途他们就无法启动计划。

一些参与者已经公开宣布了供应商,比如蒙大拿州运营商Triangle Communications使用Mavenir、科罗拉多州的Viaero使用爱立信,以及Union Wireless已与诺基亚合作,在怀俄明州、科罗拉多州、犹他州和爱达荷州部署站点。

正如CCA的贝里和Viaero、Cellular One、United Wireless等成员的代表在3月3日的单方面文件中所描述的那样,“一些成员甚至主动更换了(计划)覆盖的设备,投入大量资金”和“完成剩下三分之二计划带来财政负担,可能被证明在财务上是毁灭性的……”

穆西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称不得不自掏腰包订购设备而得不到报销,“足以让一些较小的运营商破产,而且设备供应商知道他们可以取消抵押品赎回权的东西并不多”。他还表示,虽然一些公司可能能够承担这样的负担,但那些拥有大量设备的公司不太可能。

如果运营商想在6月15日开始工作,他们需要在今天或尽快下订单。

穆西解释说,对于没有庞大财务部门的小型运营商来说,为了解决下订单的营运资金,他们中的一些需要获得银行贷款。但这样做需要时间,银行也将希望得到一些政府资金确实会到位的保证。所以在资金方面,“越快越好”。

Open RAN是解决方案?

为了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供应商Mavenir给FCC写了一封信,提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解决方案——选择Open RAN。

Mavenir是一家新进入者,一直处于领导Open RAN的前沿,并已公开宣布Triangle Communications选择其实施剥离和更换流程。

资金缺口37亿美元!美国更换华为中兴设备计划岌岌可危

在3月21日的一封信中,Mavenir列出了一个表格,比较了15家申请者的成本估算,包括每个站点的成本。根据使用Mavenir技术每个站点42万美元的估算金额,该公司声称,它可以为该计划节省20亿美元。具体来说,“如果所有的无线运营商申请者都使用Mavenir的解决方案(或具有类似成本竞争力的供应商)”,这15家公司的申请资金总额将从32.58亿美元降至10.81亿美元。

它表示,与其他供应商的专用解决方案相比,Mavenir的Open RAN解决方案可以平均减少40%的资本支出和37%的总体拥有成本。

提议的成本包括RAN的更换以及EPC和IMS,尽管它指出,后者不需要作为Mavenir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购买,因为它们是开放的,并可与其他供应商互操作。

然而,至少有一家剥离和更换参与者,Pine Belt,强烈反对Mavenir的结论。

Pine Belt是Mavenir图标中列出的公司之一,它在3月28日给FCC的邮件中回应说,这家软件公司只是想推销自己。

在文件中,Pine Belt承认它“花了大量时间和资金与工程师合作,并与包括Mavenir在内的设备供应商谈判,以确定更换中兴设备的最佳和最有效的方法。”

它认为,最近的Mavenir提议是“基于过于简单化的假设”,因为每个项目都是独特的,并且所涉及设备对于可变部署成本的要求更高。

Pine Belt写道,Mavenir的Ex Parte只是其设备的一支宣传片,未能解决受影响的运营商试图解决的替换现有设备的真正挑战,而且在解决资金短缺方面也大大偏离了目标。

Pine Belt表示,它直接与Mavenir合作,提交了初步估算金额,作为2020年数据收集的一部分。它确定,当只看RAN设备时,Mavenir提交了第二高的估算金额,其报价仅比公司收到的最高估算金额低17%。

当被问及Open RAN(能否)作为降低成本的一种选择时,穆西表示,虽然它是一种有趣、有前途的技术,而且可能更便宜,但他的工作表明,运营商还不太满意Open RAN,并指出集成挑战仍然存在,因为它“还没有准备好迎接黄金时代”。

他的总体感觉是,它会在两三年内变得更有吸引力,但对于剥离和更换计划,紧迫性是关键。

扩大数字鸿沟

多诺万和穆西提到的计划资金不足可能带来的另一个潜在意外后果是进一步扩大数字鸿沟,或至少阻碍弥合它的努力,这一直是美国的一个主要目标,因为政府旨在让更多的美国人联网。

该计划的许多参与者都是规模较小的农村运营商,有时是为特定地区提供服务的唯一运营商。虽然由于美国希望提高宽带可用性,被迫关闭显然是个问题,但资金短缺也可能会推迟新技术的升级。

作为摆脱华为和中兴的努力的一部分,Viareo表示它正在升级900多个LTE站点,以配备5G网络就绪设备,而Union Wireless正在升级其大部分网络,最初部署4G,然后走向5G。

资金缺口37亿美元!美国更换华为中兴设备计划岌岌可危

在很多情况下,被替换的设备都是旧的3G设备,可以用新的设备替换。如果计划资金充足,一些运营商会在补偿之外增加一点钱来进一步升级。

例如,穆西指出,FCC不会为铺设光纤的参与者提供补偿,但会给他们资金来更换微波链路。运营商可以将偿还的微波连接费用转而用于光纤连接,同时用自己的钱来弥补差额。

如果没有更多的资金,这些努力也将被推迟。随着剥离和更换流程持续了两年多,一些运营商的网络已经停滞了一段时间。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运营商的网络在某种程度上被冻结了。”多诺万说。

华为和中兴在很大程度上被赶出了美国市场,而拥有涉及设备的运营商无法获得所需的网络支持,处在等待升级到新设备的地狱边缘。

孤注一掷

国会回过头来重新审查资金分配,以确保在资金短缺时计划取得成功,并非没有前例。

多诺万和穆西都以几年前的600MHz电视广播频谱重组作为最近的一个例子,当时国会为FCC计划拨款27.5亿美元,用于偿还电视广播公司在拍卖无线服务时迁移到频道的费用。

穆西也密切参与其中,帮助广播公司应对类似的复杂过程,并列举了一些差异之处,比如资金缺口更小,电视广播行业相比无线行业的利润率更高、资本密度更低。但政府仍然回过头,并在原始资金的基础上为该流程额外分配了大约10亿美元。

资金缺口37亿美元!美国更换华为中兴设备计划岌岌可危

重要的是,与电视广播公司不同的是,小型和区域性运营商将无法完成一半的剥离和更换项目,而只是等待更多的资金,他说。

穆西和多诺万都强调,为让小型运营商成功移除华为和中兴设备,一个足额资金的计划的迫切性。穆西指出,一些运营商需要获得银行贷款来解决营运资金,而要做到这一点,银行需要政府的保证。

多诺万希望资金最终能够到位。

“这是一大笔钱,对国会很重要。”他说,“6月15日很快就要到了,我们正在与国会合作,试图找到任何可能的解决方案。”

穆西说,他非常有信心该计划将获得所需的全部金额,尽管可能不到56亿美元,但他承认这是一个时机问题——他的安慰并不一定能缓解运营商的担忧。

“如果你是一家规模较小的运营商,这是一种‘孤注一掷’的情况。”他说。让他确信国会最终会介入是一回事,但“我不确定我是否愿意将整个公司都押在这上面,这就是他们现在的处境”。


热门文章
国家知识产权局信息显示,4月5日,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智能指环专利获得授权,授权公告号为CN216210919U和CN216165684U...
2022-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