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通过产业元宇宙获利(如何构建产业元宇宙护城河)
作者 | Ivy2022-04-22

元宇宙,这个词诞生的意义可能大于一切,大于任何对她的解读。元宇宙,无疑是颠覆式创新的集大成者,我很希望元宇宙能够遍地开花,扎扎实实的在各行各业展现她的魅力。

《产业元宇宙》第9章|如何通过产业元宇宙获利(3.如何构建产业元宇宙护城河)

如何构建产业元宇宙的护城河

我们先从反面的例子说起,宣布进军元宇宙和拥有护城河不是一回事。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将改名为Meta,聚焦于建立元宇宙,押注这将是移动互联网的后继发展趋势,一时将元宇宙和Meta送上热搜。然而到了2022年2月,那时新闻的头版头条几乎都是“元宇宙崩盘?Meta历史性暴跌,市值蒸发2300亿!”、“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股价暴跌市值蒸发2000多亿美元!”等,标题格外吸引眼球。

这些表述不免引起误解,其中的逻辑谬误在于将Meta的市值蒸发与搞元宇宙建立强关联,并且归因于Meta元宇宙布局失利。其实这次Meta股价的暴跌是其数年来埋下多颗雷的一次集中爆炸,并不能简单将责任算在元宇宙头上。

Meta大跌的背后,表面是其元宇宙故事太遥远、太烧钱,不被资本市场买账,但分析本质,支撑Meta发展的两大核心,社交网络用户数量和广告营收均现严峻危机,Meta“大厦”根基的裂痕已经无法掩饰。财报显示,Meta在2021第四季度营收为336.71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280.72亿美元相比增长20%;净利润为102.8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净利润112.19亿美元相比下降8%。虽然营收仍在增长,但重点在于Meta日活、月活跃用户均不达预期。2021年四季度Meta Platforms的日活用户数达到19.3亿人(预期19.5亿),月活用户数为29.1亿人(预期29.5亿人)。这是有记录以来该平台的日活跃用户数量首次出现季度下滑。加之Meta的“元宇宙”部门过去一年亏损超过100亿美元…由此引发了市场的大规模抛售,Meta股价狂泻,市值一度缩水234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5万亿元,创下美股历史上个股最大单日缩水纪录。

从元宇宙的布局上来看,Meta欠缺“护城河”,难以占据元宇宙的C位。自从Facebook更名为Meta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公司都曾经历过更名。比如谷歌更名为Alphabet,通过重组向外界表明,其业务范围已远超最初的搜索引擎,Alphabet是一个集合体。但是Facebook更名与众不同。更名之后,Meta既是公司名称又是企业愿景,这也意味着如果不能占据元宇宙的C位,Meta很可能失去立足之地。因此很多人将Meta视作元宇宙的代名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扎克伯格所期望的是,通过元宇宙打通新的社交模式,在下一个技术时代里,覆盖“10亿用户”,“并支持几千亿的电商市场”,继续占领过去Facebook打下的生态位。期望要靠实力作为支撑,Meta在元宇宙布局中的隐患,令其距离C位仍有差距。首先,扎克伯克并没有试图借助在社交媒体领域积累的优势,变成一种开放性的服务能力,平移和扩展到最大范围的第三方元宇宙终端硬件。而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虚拟现实将是未来的主流计算平台,试图打造一个VR版的社交网络来吸引年轻人,但是人们其实并没有必须使用VR进行社交的充分理由。其次,元宇宙的生态系统建立是最难的部分,需要大量的内容创作者、开发者、消费者、软硬件企业、商家等积极加入和提供支撑。然而一些VR初创公司和开发者表示,Meta正在破坏VR市场的竞争。Meta抄袭竞争对手的创意,并使一些应用程序很难在其平台上正常运行。典型的受害者比如BigScreen,该公司的创始人CEO达尔山披露,当用户在BigScreen租借电影时,他们必须使用Quest应用内购买,并强制交纳30%的租赁费。他说:“任何人都不可能在VR领域开展电子商务或媒体业务,因为这是有围墙的花园,还有人看门。”

因此想要在元宇宙领域扎稳脚跟,并不是宣布更名或者推出新品就可以轻松实现。产业元宇宙更是如此,在第2章,我们提到产业元宇宙的着眼点在于服务的规模化。一旦企业从产品和服务跨越到产业元宇宙,新的生态体系就将呼之欲出。企业的重心从卖产品逐步迁移到卖服务,并且基于服务实现企业的规模化发展。

这也就意味着,在产业元宇宙时代,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将不分彼此。过去,我们习惯将不同产业进行人为划分。第一产业是指农、林、牧、渔业(不含农、林、牧、渔服务业)。第二产业是指采矿业(不含开采辅助活动),制造业(不含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建筑业。第三产业即服务业,是指除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以外的其他行业。

关于什么是服务业,这个概念在理论界尚有争议,一般认为服务业指的是从事服务产品的生产部门和企业的集合。借用美国营销大师菲利普·科特勒的名言:顾客买的不是钻头,而是墙上的洞。换言之,过去企业直接销售硬件或软件,以产品为导向;现在则可以直接通过服务实现客户想要达成的目的,以结果为导向。产业元宇宙让农业、制造业产品的供应链追踪,以及设备数据的监控和虚拟化呈现成为现实,由此弱化了第一产业与第三产业,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之间的分界线,让产品与服务连为一体,服务成为发展重心,进而形成新的产业元宇宙服务业。

因此,要抓住产业元宇宙的浪潮,企业需要建立一套全新的技术基础设施。这个技术矩阵包括产品硬件、软件应用、用于互联的网络通讯系统、产品云、网络安全工具套装、获取外部数据的接口以及与其他业务系统联接的工具。其中,产品数据库、应用平台、规则/数据分析引擎和智能产品应用的建立,为产业元宇宙中的服务业铺设了基础设施。智能互联产品在用户和产品生产者之间,建立了持续的数据流。基于这些数据流,生产者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以及增值服务,通过产品的长期运营创造新的收入。

《商业模式导航:变革商业的55种模式》一书中观察到,单纯的产品创新已经不能满足未来发展的需求,人们需要将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新型商业模式上来。书中介绍了引发商业变革的55种模式,万变不离其宗,这些商业模型中都包含4个基本要素:Who、What、How和Value。Who:目标客户是谁?What:向客户提供的价值主张是什么?How:交付价值主张的价值链怎么构成?Value:价值如何被创造?随着上述4个基本要素从旧体系转变到新体系,产业元宇宙服务的新型商业模式由此诞生。很多传统企业正在把握这次商业创新,这里以两个案例作为代表。

传统企业转型:蒂森克虏伯

很多分析报告都阐述过数字化转型对企业价值重大,但只有不到30%的公司最终能够承受住数字化大潮中夹杂的风浪,成功实现新的蜕变,德国工业企业蒂森克虏伯是其中的典型。蒂森克虏伯很早就意识到,客户购买的不是电梯,而是良好的乘坐体验。早在2017年,蒂森克虏伯就给全球的24000+工程师配备了HoloLens设备。蒂森克虏伯的智能互联电梯数量已经由0增长到了目前的20万部。他们采用了多种技术,实时监测电梯的使用性能,利用AI系统识别电梯何时需要维修、更换部件、预防性系统维护等,将电梯因维保而停用的时间缩短一半。随着接入的电梯越多,蒂森克虏伯得到的数据点就越多,各项预测就越准确,服务就更到位。

《产业元宇宙》第9章|如何通过产业元宇宙获利(3.如何构建产业元宇宙护城河)

服务类型升级:史基浦机场

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机场是世界上最具可持续发展性的机场之一,而且她正在转型成为新型服务的运营商。作为全球最繁忙的机场,加强资产管理对于优化安全、提高效率和提升旅客体验至关重要。2015年开始,他们开始使用建筑信息模型,将其建筑和资产的所有方面集成到一个单一的可视3D模型中。该数字孪生模型可以实时访问、编辑和共享,随着大量数据通过航站楼,模型变得更加精确。更进一步,史基浦机场还推出了自己的新型应用网络,覆盖了所有公共区域,比如到达大厅与出发大厅、休息室、航站楼与史基浦广场,还有行李地下室与停机坪等非公共区域。与Wi-Fi相比,该网络覆盖范围更大、耗电量更小,所以它非常适合智能传感器的彼此连接并进行远距离数据传输。传感器将史基浦机场的设施与互联网相连,来自这些传感器的信息为机场提供了实时洞察和分析,用于改善旅客服务并提升机场吸引力。

《产业元宇宙》第9章|如何通过产业元宇宙获利(3.如何构建产业元宇宙护城河)

过去,卖产品和卖服务往往只能二选一。现在,既要卖产品也要卖服务成为常态。过去,服务业严重依赖人类的“边际交付时间”,所以在世界500强企业中,做产品的公司要远多于做服务的公司。现在,产业元宇宙让服务业可以尽量脱离对时间、空间、人力的依赖,开创了不受限的新疆域。

还有更多的可能性正在被开启。我们可以在元宇宙里面仿真宇宙大爆炸,让学生能够学习宇宙、天文学相关的知识。而艺术史的学生则是能够观看画家如何完成一幅画,雕塑家如何完成一个雕像等。我们可以利用产业元宇宙开发新的医疗服务,如今医疗服务的数字化解决方案有越来越多的需求,新冠疫情在这方面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应。如今一个真正完整的元宇宙尚未完全落地,面向未来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往期连载(点击题目即可查看):


热门文章
俄罗斯最大芯片制造商Mikron(由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Rostec拥有)准备了一个投资项目,希望到2025年将用于生产180-90nm芯片的硅晶圆产量从每月3000片增加到6000片...
2022-04-22